爱情这件小事

有一次出门打车,恰好赶上交通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一路上走走停停,十多分钟也没走出去多远。开车的司机大叔有点路怒症,趁着这功夫批判起路上的其他司机,说前面加塞导致交通拥堵的司机缺心眼,旁边不停嘀嘀按喇叭的是傻逼,还想让蹑手蹑脚的女司机回家练好了再上路。我也不搭腔,就听他边走边骂,而且越骂越起劲。这时司机的手机响了,他老婆打来的。司机挂断电话,一改刚才骂骂咧咧的模样,聊起了他老婆。他说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娶了这个老婆,知冷又知热。开出租一天到晚不着家,从白天到黑夜也挣不了多少钱,毛病倒是落下不少,他同是开出租的几个老伙计在外面累一天,回家还得听老婆唠叨。他老婆体贴,知道他辛苦,每天出门的时候都嘱咐他别太拼,让他注意身体多休息,而且从来不吵着让他出门多拉活多赚钱,每次打电话都叮嘱他早点回家别再干了。司机大叔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满足的笑容,跟刚才骂人的时候判若两人。 继续阅读

一场春梦

我站在过街天桥发呆。桥下车水马龙,而我的头像是宿醉般阵痛。

突然有人从后面拍我的肩膀,我转过身,是一个陌生女孩,短发,五官小巧,身上带着淡淡的百合花香味。她冲着我微笑,我不认识她,可是又仿佛在哪里见过。

“嗨,老铁,还没睡醒呢?”女孩跟我说话了,手夸张的在我眼前挥了几下。

“老铁”是我的网名。其实那也不是我的网名,我从学会上网开始,注册的第一个 ID 就叫做“扎心老铁“,这么多年也一直在使用,熟悉我的人都喜欢称呼我为“老铁”。既然她知道我的网名,那么我肯定是认识她的,我的脑海里飞快地回忆,但始终想不起她的名字。头感觉到一阵阵胀痛。 继续阅读

该以怎样的态度去生活

老徐说我是一个没有激情的人,一点也不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我对着镜子照了照我粗糙的皮肤和两鬓日渐增多的白头发,对他的评价不置可否。

其实老徐并不是第一个对我有如此评价的人。多年前我还处在青春少年期的时候,我的老师在我的评价报告上就写下了“缺乏激情”这样的评语。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没有受过任何的创伤,更谈不上有任何的心里阴影,怎么会对生活“缺乏激情”呢?我平时不喜欢热闹,话比较少,但是我个性不孤僻,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我阅读各种类型的书籍,我尝试最新奇的科技玩意,对任何事情不狂热不追捧,我认真工作,热爱我新组建的家庭生活。这么多年,我一直是以这样一种“没有激情”的状态生存了下来,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理解“每天充满激情”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态度。像打了鸡血似的成天上蹿下跳?还是一天到晚跟喊口号似的给自己加油鼓劲?亦或者是迷了心窍般的狂热份子?如果这就是“激情”,那我对此实在无法苟同,因为我觉得那是哗众取宠,是愚蠢。 继续阅读

乘风破浪

原本我以为这是一部新电影,看完之后才发现这不过是一部经过韩寒包装的《新难兄难弟》。

我并非指责《乘风破浪》抄袭陈可辛当年的电影《新难兄难弟》,我的意思是说它跟《新难兄难弟》有太多相似的地方。同样是现实中父子之间的矛盾不断充满隔阂,儿子穿越到父亲年轻的时候两人阴差阳错成了好兄弟;同样都有一场父子两人同时对峙歹徒的戏;同样都有一个当时默默无闻后来成为行业大亨的小角色,《新难兄难弟》里是李嘉诚,《乘风破浪》里换成了程序员马化腾……《乘》我看过一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里面似乎也出现了《新难兄难弟》里的那句“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台词。 继续阅读

支付宝免手续费提现的几个小方法

可能是迫于运营成本的压力,支付宝去年年底的时候也开始对个人用户账户余额提现收取手续费。相比微信终身只有一千块的免费提现额度来说,支付宝的两万元免费额度比其要“大气”二十倍。相比运营成本的压力,我更加倾向于相信微信和支付宝相继采取收费的提现策略是基于市场的考虑,企图最大程度减少用户提现的可能性。账户余额不能提现,用户便只能通过各种支付场景将其消费,从而达到两家公司占领支付市场的目的。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反正用户以后再也不能愉快地从微信或者支付宝提现了。不过就支付宝来说还是有一些能够免手续费提现的方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