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无章,千头万绪。

这是我重新回到原来团队,来到团队新的作业场地后的第一个感受。随处堆积的包裹,满地的垃圾,漫天飞扬的尘土,看着直接让人头疼。巧合的是,离开场地后我便莫名其妙地感冒了,伴随着发烧、头晕。

几乎在所有同事的眼中,这个团队是其他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一堆烂摊子。好几个同事在听说我要回去以后,都悄悄地问我为什么想不开。甚至团队里的几个人也告诉我,我回去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继续阅读

春日长

银河系第三旋臂边缘的一颗蓝色行星上的碳基生物,正在庆祝他们所在的行星又在该恒星系里完成了一次公转。

2021年很长,长到足够我一年轮换三次工作岗位;2021年很短,短到年初时立下flag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我坐在桌前,努力想回忆一点值得纪念的事情写下来,我翻开印象笔记、待办清单、新浪微博,密密麻麻记录着我这一年做过的所有事,我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虚度”!

继续阅读

新冠疫苗第三针加强针打了有用吗?不打会怎样?

最近单位开始组织接种第二针新冠疫苗超过6个月的人员去打新冠疫苗第三针加强针。虽然早就对“第三针加强针”有所耳闻,但是当它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时,还是有点疑虑。

跟很多人一样,我也在考虑新冠疫苗的加强针打了真的有用吗?接种安全吗?不打会怎样?

继续阅读

国产TCL、海信、创维电视怎么下载安装Netflix?

很多跟我一样中了Netflix“毒”的朋友都想在电视上也能看Netflix,毕竟手机、电脑的屏幕局限性太大,电视机动辄50+吋的屏幕想想都觉得过瘾。

但是国产的国产传统品牌TCL、海信、创维、长虹、康佳、海尔、小米、华为等电视怎么下载安装Netflix呢?

继续阅读

孤独是业余写作者最好的春药

这篇文章我四年前发布于steemit.com,近日重读颇有感触,遂转发至此。有删改。

之前我有一个博客,2014年与2015年这两年期间,我在博客上写了很多短篇小说,数量加起来比我最近三年写得还要多。那时候我甚至天真地幻想依靠写故事、卖故事生存下去,但是残酷的现实让我从白日梦里醒来。

为什么在那两年会写出那么多篇小说?我把原因归结为“孤独”

继续阅读

为什么别人开奔驰坐宝马,而我只能乘公交?

我时常问自己:为什么别人开奔驰坐宝马,而我只能乘公交?

现在路上奔驰宝马随处可见,驾驶员大多数也是跟我年纪相仿的人,有的甚至更年轻。以前我总是觉得他们命好,出生就在一个富裕家庭,人生的起点就比这种出生在一般家庭的穷小子要高。可是随着我接触到更多社会层面的人,才逐渐意识到:原来很多人是靠自己的拼搏改变了命运,实现了财务自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