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奇缘

joe-green-418905.jpg
Photo by Joe Green on Unsplash

早上出门时外面起了大雾,能见度很低,在十字路口隐约能看清交通信号灯。一路上开车格外小心,某个瞬间仿佛穿越了时空之门,猛然想起来曾经也有一场相似的大雾。

那年我还在读初中,那天的雾印象里比今天还要大。我早起骑着自行车去学校早读,冬天一大早的街道上十分冷清,那时路上还没有现在这么多汽车,上班的人也不愿在这寒冷的冬日早起,走了很长一段路一个人影也没见到,连平时已经在上班清扫道路的环卫工人也没见到。 继续阅读

梦想还是要有的——我的2018年个人计划

如果不是每天被各种报表的时限催促,到现在我潜意识里仍然觉得2017年应该还剩下很多时间。可是日历却清清楚楚地告诉我,距离2018年只剩下4天了。

每一年我都有写年终总结的习惯,除了公司的工作总结,还会在博客上写个人的总结。等我做完了手头上这些接近最后时限的报表,再回过头去追忆逝去的2017年。恰好昨天看到了关于2018年个人计划的话题,晚上临睡前想了一下自己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暂且作为2018年的个人计划。 继续阅读

我们是怎么“跪着挣钱”的

王麻子手里有枪,他跟马邦德说要站着把钱挣了。“站着挣钱”也是我们理想,可惜现在的我们只能“跪着挣钱”。如果遇到王麻子那种持械的客户,我们可能还得趴着。不只是我们,现在几乎整个银行业差不多都在“跪着挣钱”。

进入银行工作之前,我一直觉得银行业是光鲜体面的行业,职员着装得体,工作轻松愉快。点钱点到手抽筋,这是多少人奋斗一辈子的梦想啊!万万没想到,我提前实现了这伟大梦想,成了一名每天跟现金打交道的银行柜员。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身为银行柜员我经手的每一张钞票都不属于我,所以不论是清点一百万还是一万,它们最终跟我只有两毛钱的关系。为什么是两毛钱的关系?答案很简单,听者伤心,见者流泪,因为我每办理一笔业务会有两毛钱的计件提成。 继续阅读

济南印象

又到济南出差,济南的天气并不热情,刚出火车站迎面而来的冷风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今日大雪,可是济南并没有下雪。

来济南这座城市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每次的印象都挺深刻。

第一次来的时候在路边的早餐店里吃了豆腐脑,从此挥散了豆腐脑在我心中恐怖的阴影。我因此明白了原来豆腐脑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黑暗料理,它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它的存在意义的。 继续阅读

不断告别的风景

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不断与过去告别的过程。就像我们坐在疾驰的车上,两边的风景不断后退,不断与我们告别。

我有一把方格图案的双人伞,陪着我走过了至少六年的时光。期间不止一次差点弄丢,但每次总能神奇地又找回来。它太普通太微不足道,以至于我时常忘记它的存在,只有在阴天下雨的时候我才会时刻想着它。它跟着我从中学到大学,从老家到异乡,阴天下雨,不停地撑开折叠,伞布在摩擦中透了光,已经遮不住雨了。有一次天降大雨,我站在路边等车,撑开它,外面大雨似瓢泼,伞下像三月的小雨淅淅沥沥。为了下一个雨天不再被淋湿,我不得不考虑买一把新的伞。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