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还是要有的——我的2018年个人计划

如果不是每天被各种报表的时限催促,到现在我潜意识里仍然觉得2017年应该还剩下很多时间。可是日历却清清楚楚地告诉我,距离2018年只剩下4天了。

每一年我都有写年终总结的习惯,除了公司的工作总结,还会在博客上写个人的总结。等我做完了手头上这些接近最后时限的报表,再回过头去追忆逝去的2017年。恰好昨天看到了关于2018年个人计划的话题,晚上临睡前想了一下自己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暂且作为2018年的个人计划。 继续阅读

我们是怎么“跪着挣钱”的

王麻子手里有枪,他跟马邦德说要站着把钱挣了。“站着挣钱”也是我们理想,可惜现在的我们只能“跪着挣钱”。如果遇到王麻子那种持械的客户,我们可能还得趴着。不只是我们,现在几乎整个银行业差不多都在“跪着挣钱”。

进入银行工作之前,我一直觉得银行业是光鲜体面的行业,职员着装得体,工作轻松愉快。点钱点到手抽筋,这是多少人奋斗一辈子的梦想啊!万万没想到,我提前实现了这伟大梦想,成了一名每天跟现金打交道的银行柜员。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身为银行柜员我经手的每一张钞票都不属于我,所以不论是清点一百万还是一万,它们最终跟我只有两毛钱的关系。为什么是两毛钱的关系?答案很简单,听者伤心,见者流泪,因为我每办理一笔业务会有两毛钱的计件提成。 继续阅读

济南印象

又到济南出差,济南的天气并不热情,刚出火车站迎面而来的冷风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今日大雪,可是济南并没有下雪。

来济南这座城市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每次的印象都挺深刻。

第一次来的时候在路边的早餐店里吃了豆腐脑,从此挥散了豆腐脑在我心中恐怖的阴影。我因此明白了原来豆腐脑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黑暗料理,它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它的存在意义的。 继续阅读

又到双十一,你“吃土”吗?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预热,距离电商狂欢节“双十一”还有不到12小时,你准备好在2017年剩下的时间“吃土”度日了吗?

丧心病狂的商家为了骗你上车,甚至拍出了“挑花眼也快乐”的广告,仿佛路边吆喝的小贩,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有钱没钱过来看看。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我便乖乖交了钱。有多少人就因为双十一期间这多情的一眼,受不了铺天盖地的宣传诱惑,把积攒了大半年的血汗钱统统上交给了电商。幸亏一年只有一次双十一,如果多来几次,恐怕有部分人得去卖肾了。 继续阅读

不断告别的风景

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不断与过去告别的过程。就像我们坐在疾驰的车上,两边的风景不断后退,不断与我们告别。

我有一把方格图案的双人伞,陪着我走过了至少六年的时光。期间不止一次差点弄丢,但每次总能神奇地又找回来。它太普通太微不足道,以至于我时常忘记它的存在,只有在阴天下雨的时候我才会时刻想着它。它跟着我从中学到大学,从老家到异乡,阴天下雨,不停地撑开折叠,伞布在摩擦中透了光,已经遮不住雨了。有一次天降大雨,我站在路边等车,撑开它,外面大雨似瓢泼,伞下像三月的小雨淅淅沥沥。为了下一个雨天不再被淋湿,我不得不考虑买一把新的伞。 继续阅读

“精神病人”大飞

我越来越怀疑大飞有精神病。

前几天,一个从来不曾见过面的异性微博好友突然给我私信发来一张聊天截图,聊天的内容大意是说有人通过微博感觉这个小姑娘挺有趣,想认识一下。之所以她会把聊天截图发给我,是因为对方提到了我,对方说跟我是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我仔细看了一眼截图上的 ID,果然是大飞非主流的微博昵称。

不过大飞说谎了,我跟他是从初中、高中以及大学的同学,小学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他这朵奇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