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大飞

我越来越怀疑大飞有精神病。

前几天,一个从来不曾见过面的异性微博好友突然给我私信发来一张聊天截图,聊天的内容大意是说有人通过微博感觉这个小姑娘挺有趣,想认识一下。之所以她会把聊天截图发给我,是因为对方提到了我,对方说跟我是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我仔细看了一眼截图上的 ID,果然是大飞非主流的微博昵称。

不过大飞说谎了,我跟他是从初中、高中以及大学的同学,小学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他这朵奇葩。 继续阅读

爱情这件小事

有一次出门打车,恰好赶上交通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一路上走走停停,十多分钟也没走出去多远。开车的司机大叔有点路怒症,趁着这功夫批判起路上的其他司机,说前面加塞导致交通拥堵的司机缺心眼,旁边不停嘀嘀按喇叭的是傻逼,还想让蹑手蹑脚的女司机回家练好了再上路。我也不搭腔,就听他边走边骂,而且越骂越起劲。这时司机的手机响了,他老婆打来的。司机挂断电话,一改刚才骂骂咧咧的模样,聊起了他老婆。他说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娶了这个老婆,知冷又知热。开出租一天到晚不着家,从白天到黑夜也挣不了多少钱,毛病倒是落下不少,他同是开出租的几个老伙计在外面累一天,回家还得听老婆唠叨。他老婆体贴,知道他辛苦,每天出门的时候都嘱咐他别太拼,让他注意身体多休息,而且从来不吵着让他出门多拉活多赚钱,每次打电话都叮嘱他早点回家别再干了。司机大叔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满足的笑容,跟刚才骂人的时候判若两人。 继续阅读

一场春梦

我站在过街天桥发呆。桥下车水马龙,而我的头像是宿醉般阵痛。

突然有人从后面拍我的肩膀,我转过身,是一个陌生女孩,短发,五官小巧,身上带着淡淡的百合花香味。她冲着我微笑,我不认识她,可是又仿佛在哪里见过。

“嗨,老铁,还没睡醒呢?”女孩跟我说话了,手夸张的在我眼前挥了几下。

“老铁”是我的网名。其实那也不是我的网名,我从学会上网开始,注册的第一个 ID 就叫做“扎心老铁“,这么多年也一直在使用,熟悉我的人都喜欢称呼我为“老铁”。既然她知道我的网名,那么我肯定是认识她的,我的脑海里飞快地回忆,但始终想不起她的名字。头感觉到一阵阵胀痛。 继续阅读

治愈系食物

世界上最具有治愈功能的食物是什么?程立夏认为是泡面和火腿肠。

程立夏为了赚钱经常忙兼职的活到深夜。夜深人静的后半夜,程立夏从闪烁着微光的电脑屏幕收起目光,在蜷缩了几个小时的椅子上站起来伸个懒腰,轻手轻脚地走进厨房,烧开水,拿出一包泡面,撕开包装袋,把面饼放进海碗,倒进调味料,再把热水倒进碗里,用盘子盖住碗口,稍等五分钟,面便泡好了。

等待的这五分钟时间里,程立夏喜欢站在厨房的小窗口眺望这座城市的夜景。窗外的建筑灯光璀璨,马路随着路灯向远处蜿蜒曲折。午夜时分的城市静谧平和,看不出一丝白天的忙碌。程立夏觉得城市的夜晚比白天要可爱得多,没有了熙熙攘攘的行人,也没有喧嚣吵闹的噪声,整座城市沉浸在温暖色系的灯光中,安静又祥和。安静的环境更有利于思考,这也是程立夏在深夜做她的兼职设计工作的原因。

不论是什么口味的方便面,调味料包经过热水的催化都能激发出诱人的香气,这香气在打开盖住碗口的盘子瞬间迸发而出,像一股魔力激起人想吃的欲望。程立夏吃面的标配是火腿肠。虽然很多人都告诉她这种饮食习惯非常不健康,可是她却并不在乎,每次去超市必买这两样东西。

她并不是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健康, 继续阅读

送花人

苏大宇的工作是送花。每天店里接到订单,苏大宇便负责在约定的时间内把鲜花送到指定的地方交到客人手中。其实大宇是这家花店的老板,可是生性懒散的他却不愿打理花店琐碎的业务,所有的经营往来全部丢给了他姐姐打理。

大宇送花的时候开一辆面包车,是他卖掉了自己之前的越野车买的。送花在市区范围内免费,郊区以外需要加二十到五十元不等的配送费,这定价是大宇的姐姐经过权衡之后制定的。买花送花的大多数是年轻情侣,男孩喜欢用鲜花制造浪漫氛围来博取女孩的欢心,所以花店一直以来卖的最好的花都是红色玫瑰,因为全世界人都知道红玫瑰象征爱情。 继续阅读

实践派恋爱理论专家

老何说,要和陌生人恋爱,千万不要跟朋友恋爱。

我一口干掉杯子里的啤酒,抬眼瞄了一下对面的人,他正捡起一根串着大腰子的铁钎子。他的杯子已经空了,面前摆着的几个啤酒瓶也空了,我重新启开两瓶啤酒,一瓶帮我俩的空杯子倒满,另一瓶直接放在了他眼前,意思让他喝完了自己倒上。

这个人就是老何,一个实践派恋爱理论专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