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泡鲸

胖子,大叔,伪技术宅,伪文青,重度甜食爱好者。

不断告别的风景

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不断与过去告别的过程。就像我们坐在疾驰的车上,两边的风景不断后退,不断与我们告别。

我有一把方格图案的双人伞,陪着我走过了至少六年的时光。期间不止一次差点弄丢,但每次总能神奇地又找回来。它太普通太微不足道,以至于我时常忘记它的存在,只有在阴天下雨的时候我才会时刻想着它。它跟着我从中学到大学,从老家到异乡,阴天下雨,不停地撑开折叠,伞布在摩擦中透了光,已经遮不住雨了。有一次天降大雨,我站在路边等车,撑开它,外面大雨似瓢泼,伞下像三月的小雨淅淅沥沥。为了下一个雨天不再被淋湿,我不得不考虑买一把新的伞。 继续阅读

“精神病人”大飞

我越来越怀疑大飞有精神病。

前几天,一个从来不曾见过面的异性微博好友突然给我私信发来一张聊天截图,聊天的内容大意是说有人通过微博感觉这个小姑娘挺有趣,想认识一下。之所以她会把聊天截图发给我,是因为对方提到了我,对方说跟我是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我仔细看了一眼截图上的 ID,果然是大飞非主流的微博昵称。

不过大飞说谎了,我跟他是从初中、高中以及大学的同学,小学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他这朵奇葩。 继续阅读

爱情这件小事

有一次出门打车,恰好赶上交通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一路上走走停停,十多分钟也没走出去多远。开车的司机大叔有点路怒症,趁着这功夫批判起路上的其他司机,说前面加塞导致交通拥堵的司机缺心眼,旁边不停嘀嘀按喇叭的是傻逼,还想让蹑手蹑脚的女司机回家练好了再上路。我也不搭腔,就听他边走边骂,而且越骂越起劲。这时司机的手机响了,他老婆打来的。司机挂断电话,一改刚才骂骂咧咧的模样,聊起了他老婆。他说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娶了这个老婆,知冷又知热。开出租一天到晚不着家,从白天到黑夜也挣不了多少钱,毛病倒是落下不少,他同是开出租的几个老伙计在外面累一天,回家还得听老婆唠叨。他老婆体贴,知道他辛苦,每天出门的时候都嘱咐他别太拼,让他注意身体多休息,而且从来不吵着让他出门多拉活多赚钱,每次打电话都叮嘱他早点回家别再干了。司机大叔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满足的笑容,跟刚才骂人的时候判若两人。 继续阅读

一场春梦

我站在过街天桥发呆。桥下车水马龙,而我的头像是宿醉般阵痛。

突然有人从后面拍我的肩膀,我转过身,是一个陌生女孩,短发,五官小巧,身上带着淡淡的百合花香味。她冲着我微笑,我不认识她,可是又仿佛在哪里见过。

“嗨,老铁,还没睡醒呢?”女孩跟我说话了,手夸张的在我眼前挥了几下。

“老铁”是我的网名。其实那也不是我的网名,我从学会上网开始,注册的第一个 ID 就叫做“扎心老铁“,这么多年也一直在使用,熟悉我的人都喜欢称呼我为“老铁”。既然她知道我的网名,那么我肯定是认识她的,我的脑海里飞快地回忆,但始终想不起她的名字。头感觉到一阵阵胀痛。 继续阅读

该以怎样的态度去生活

老徐说我是一个没有激情的人,一点也不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我对着镜子照了照我粗糙的皮肤和两鬓日渐增多的白头发,对他的评价不置可否。

其实老徐并不是第一个对我有如此评价的人。多年前我还处在青春少年期的时候,我的老师在我的评价报告上就写下了“缺乏激情”这样的评语。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没有受过任何的创伤,更谈不上有任何的心里阴影,怎么会对生活“缺乏激情”呢?我平时不喜欢热闹,话比较少,但是我个性不孤僻,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我阅读各种类型的书籍,我尝试最新奇的科技玩意,对任何事情不狂热不追捧,我认真工作,热爱我新组建的家庭生活。这么多年,我一直是以这样一种“没有激情”的状态生存了下来,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理解“每天充满激情”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态度。像打了鸡血似的成天上蹿下跳?还是一天到晚跟喊口号似的给自己加油鼓劲?亦或者是迷了心窍般的狂热份子?如果这就是“激情”,那我对此实在无法苟同,因为我觉得那是哗众取宠,是愚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