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长

银河系第三旋臂边缘的一颗蓝色行星上的碳基生物,正在庆祝他们所在的行星又在该恒星系里完成了一次公转。

2021年很长,长到足够我一年轮换三次工作岗位;2021年很短,短到年初时立下flag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我坐在桌前,努力想回忆一点值得纪念的事情写下来,我翻开印象笔记、待办清单、新浪微博,密密麻麻记录着我这一年做过的所有事,我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虚度”!


2021年没有认识新的朋友,也没有增加新的歌单。社交软件的年度总结告诉我,我的好友总数达到410人,我与其中176位聊过天,因此我成为了大数据眼中的“社交天花板”。其实只因为我有电话焦虑,所以才选择了通过IM联系对方,结果却成了大数据眼中的社交达人,这大数据不太靠谱。Spotify也告诉我,这一年我听过最多的歌手还是周杰伦。这倒是事实,不过我依然热爱的那些单曲早已从“热门歌曲”里被归类到了“经典老歌”。

2021年干的最多的事依然是追赶deadline。直到今天下班的前半个小时,我仍然在疯狂“补作业”,只因为周一到周四摸鱼划水,工作必须赶在周五deadline前完成。虽然我的惰性比较大,拖延症有点厉害,但我也有原则,绝不把2021年的工作拖到2022年去完成。

2021年去过最多的地方除了家和单位,是医院。这一年几乎每月至少到医院“报到”一次,原本人民医院错综复杂、宛若迷宫的门诊楼,现在基本已经轻车熟路了。上半年做了一次微创手术,才恢复没多久,下半年又意外扭伤,由于没有遵照医嘱规范治疗至今没有彻底痊愈。伤病会让人的心理产生很大的变化,以前觉得工作很重要,为了工作我可以肝到凌晨,可是现在觉得没必要,那么辛苦地付出,工资还不够我付医药费。只有真正经历过伤病,才会明白健康的重要性。

2021年很平淡,也很遗憾,仍然没有赚到钱,仍然没有改掉拖延的坏习惯,仍然被曾经立下的flag打了脸……不管怎样,2021在今夜终曲。

今晚是2021年的最后一个夜晚,巧合的是,也是我的农历生日,我的32岁也到此结束。今年我突然明白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过生日或者过年,因为每到这样的节点,人总是忍不住思考自己所取得的成就。谁不是从充满理想的少年走来,信誓旦旦想要改变世界,可是人到中年才发现,曾经的光芒万丈早已向柴米油盐妥协,曾经的远大理想早已被现实磨平了棱角。

我亦如此。趁着理想之火尚未完全被现实消解,我想再立一个2022年的flag——希望疫情能够消除,我要自驾去一次新疆,来一场期待已久的公路旅程,奔走在自己的热爱里。


如果爱,请赞赏
打赏

阅读相关文章:


春日长》上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