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不知为何,国内的Google AdSense广告又显示不太正常了。根据我的观察,博客里的AdSense广告代码在移动光纤网络环境下无法显示,但在联通网络下显示正常,电信环境下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广告位无法正常显示,由此也造成博客广告收入锐减。上个月博客的广告收入出现前所未见的快速增长,几乎每天都能有将近一美元点击收入,相比之前个把月才能有一美元收入的时候,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继续阅读

传统观念糟粕

现在跟往前推二十年相比,国人的观念在某些方面转变得挺大。比如当面对灾难事故时,二十年前推崇的是舍小家为大家奋不顾身挽救国家财产,现在则是首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最要紧。我不认为这是人变得自私了,相反我认为这是一种好现象,说明人变得理性不再盲目了,不像以前那样被英雄主义严重洗脑了。

但是另一些方面,即使几千年过去了,中国人的观念依然是封建思想的残留,比如官本位观念。

继续阅读

实习医生囧事录

囧事:毕业后轮转的第一个科室是骨科,第三天从县医院转来一位胫腓骨开放性骨折、骨外露伴感染的病人,老师叫我去开孔引流,我提着手摇钻,嘱家属抬腿,钻第二个孔时,家属面如死灰,倒下了。换另外的家属,钻第四个孔时也倒下了。我战战兢兢完成任务了,背脊发凉的走出病房,立即轰然倒地。  ——@成都下水道

在急诊外科实习的时候,半夜进来个杀马特,身高大概刚到1米6,腰上别把砍刀,满脸是血(别人的血)。进来把刀往桌上一扔,撩起衣服指着腹部一个刀口,说:医生,给我缝一下就好了。当时哥就受惊了,原来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外面真的有江湖。 ——@夹心饼干

继续阅读

春梦了无痕

醉酒一觉醒来,已是凌晨两点多。头昏昏沉沉,再想接着睡却发现越躺越清醒。

在酒场上我一直都是怂包,从来不敢逞英雄。即使这样却也难免会喝醉。酒场的交锋每次不是喝到难受提前退场便是后半段不省人事。醉酒难受,头疼欲裂,这让我始终不明白为何会有人“逢酒必饮,饮酒必醉”,难道是为了追求人生的“苦行”?亦或是为了“雨后飞花知底数,醉来赢得自由身”? “醉来赢得自由身”的我确实见过,但见得更多的是回家后挨媳妇揍的那些。

继续阅读

只有他们不寂寞

朋友圈里有两类人永远保持着更新的激情:一类是卖化妆品面膜的,整天更新PS得估计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的照片,以及各种做了微商幸福感提升一万倍的感言;另一类是秀恩爱晒孩子的,吃饭喝水都得拍张照,恨不得上厕所的时候也来上一张传到朋友圈,一副想要360度无死角逼死单身狗的节奏。

大多数人都讨厌这两种人,不过我却相反。尽管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是穷逼加单身狗的事实,开始的时候我也反感他们的行为,屏蔽了他们的状态,但是打那以后,朋友圈里仿佛台风过境,寸草不生了。

继续阅读

外国的月亮比较圆

对移民有了全新的认识,那不过是为了追求另一种生活而已,没必要用道德的大棒去评判和攻击。如今我对“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这种说法,也有了颠覆式的理解。不聊政治,只闲扯,仅就我所了解的中外互联网业的差距扯。

前段时间从网上看到一张图,说了中美两国在互联网创业的差别。在美国想创业就三条:买域名和主机,建网站,网站上线;而在中国,域名要备案,内容要审查,过五关斩六将似的把公司开起来以后,除了担心哪天不小心因为什么原因被有关部门查封,还要警惕来自行业巨头BAT的“复制”威胁。总之,想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可谓困难重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