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县城版大公司生存指南

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有本事的人都投奔大城市发展,留在小县城的都是没本事的。很不幸,我便是“没本事”的那一类人,因为我从开始工作到现在,始终在小县城里打转转。我可能还是同类人里最没有本事的人,因为我连大城市的地界都没踏上过。

我工作过的几家公司中,其中有两家是知名集团公司在小县城的分公司。借着集团公司的影响力,它们也成了小县城里的“大公司”“好单位”,成了很多人眼中的“香饽饽”。这些公司虽然隶属于某某集团公司旗下,但是山高皇帝远,管理远不如集团公司正规,很多时候制度在人情面前脆弱不堪。想要在这种小县城里的大公司生存下来,不会察言观色、不懂得随机应变可是万万不行的。而我根据这几年的实践经验,总结了以下小县城版的大公司生存指南: 继续阅读

我们是怎么“跪着挣钱”的

王麻子手里有枪,他跟马邦德说要站着把钱挣了。“站着挣钱”也是我们理想,可惜现在的我们只能“跪着挣钱”。如果遇到王麻子那种持械的客户,我们可能还得趴着。不只是我们,现在几乎整个银行业差不多都在“跪着挣钱”。

进入银行工作之前,我一直觉得银行业是光鲜体面的行业,职员着装得体,工作轻松愉快。点钱点到手抽筋,这是多少人奋斗一辈子的梦想啊!万万没想到,我提前实现了这伟大梦想,成了一名每天跟现金打交道的银行柜员。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身为银行柜员我经手的每一张钞票都不属于我,所以不论是清点一百万还是一万,它们最终跟我只有两毛钱的关系。为什么是两毛钱的关系?答案很简单,听者伤心,见者流泪,因为我每办理一笔业务会有两毛钱的计件提成。 继续阅读

不写博客的日子

四个多月不曾在博客上留下只言片语,时间过得比我想象得要快得多。一年的三分之一,在我的碌碌无为中匆匆度过。

不写博客的日子并非因为我的生活多么充实丰富多彩,相反这段时间过得异常单调乏味,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生活一眼望到底。白天的工作要面对各式各样的人说很多相同的话,到了晚上又独自守着一片偌大的院子,心里有话也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以致于我时常坐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发呆,一直待到深更半夜眼睛实在睁不开才想回到床上睡觉。有时也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思考总结我这几年被残酷现实不断打脸的生活。往往越是总结,心里越是郁闷,到最后越是睡不着。 继续阅读

再战365天

又在野草主机续了一年的主机费,感觉还能再战一年。

转眼之间这已经是第三次在野草主机那里续费了,没想到两年居然过得这么快,时间有时候真的好像弹指一挥,转瞬即逝。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第一次在“野草”给主机续费的场景——原本购买的产品套餐没有了,客服向我推荐了超值的香港独立IP企业启航型套餐,价格感人,每年仅需要99元,1GB空间,30GB流量,对于我这个小小的博客而言绰绰有余。今年续费的时候在“野草”的官网已经找不到这个套餐了,相类似的套餐已经卖到了200元以上的价格。在QQ上咨询了一下客服,说这款套餐产品老客户仍然可以续费使用,内心一阵欣喜。 继续阅读

我的新工作

换了新工作,开始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之前的工作每天面对的大多是冰冷的机器和管路,除了与同事之间的交流很少跟其他人打交道,而现在一天到晚都要对着不同的人重复大多相同的话,新入职的这不到一个月时间,感觉说过的话比上一份工作两年时间加起来还要多。有时候累得我一说话就脑仁儿疼。

新公司的业务很大一部分靠金融支撑,之外还有各种零售,尤其是到了年底的这段时间,几乎成了一个小型的副食批发商店,在办理金融业务的同时还要捎带着做酒水食品的零售工作,而且每个员工不论身处哪个岗位,都有一定的销售任务,完不成任务便会扣奖金,公司美其名曰:“全民营销”。当我第一次听到这种经营模式时,脑海里闪现的只有“奇葩”这个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