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送你免费新浪微博会员

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往“手机控”的方向发展,有事没事总喜欢掏出手机看一眼,而且绝大多数时间会打开微博刷新浏览。我不是喜欢刷微博,只是无聊的时候想找点事来做,使自己在人群中不显得突兀,减少尴尬。

作为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化公司,新浪微博为了增加营收,除了卖微博的广告位以外,还学起了腾讯那一套会员等级制度。国人等级观念向来根深蒂固,不仅人要分出个三六九等,连一款聊天软件都要分等级,等级高也成了某些人炫耀的资本。微博的会员制度说来也挺无耻的,所谓的会员特权不过是把一些更好的用户体验功能设置成需要付费才能使用。对用户耍了个流氓,却为公司增加了营收,最初想到这套创收点子的人真是太机智了。

好了,书归正传,回到“免费微博会员”的话题上来。(温馨提示:以下内容高能,请点击继续查看 继续阅读

土狗

它是一条土狗,洋气一点的叫法是“中华田园犬”。它浑身的毛颜色像黄土一般,两只小而尖的耳朵向上竖起,跟奔跑在农村广阔土地上的万千土狗一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它甚至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当我们叫它的时候,只要喊一声“狗”,它便知道是在唤它。

狗,便是它的名字。

狗刚满月就被我大姑从它狗娘的窝里抱了出来,带到了我家。从我记事开始,它就守在我家大门口看家,一看就是十年。它生长在农村,命运便注定了是看家护院,防贼防盗。一根锁链羁绊着它的自由,一个铺着草垫子的木头盒子承载了它的一生。 继续阅读

微博上不能说的段子

前几天看到新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偕夫人程虹出访非洲国家。现在这也算是“旧闻”了。

看完这个新闻我立马想起来曾经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段子。说某地方副省长的女儿想报考程虹教授的研究生,副省长大人于是带着秘书亲自赴京请程教授和她的丈夫吃饭。后来程教授自己一个人去了,说丈夫工作比较忙,没时间一起过来。副省长大人不乐意了,说:“我堂堂副省长都能抽出时间,千里迢迢来到北京请你们吃饭,你丈夫再忙能比得上我吗?”程教授架不住副省长大人的软硬兼施,最后无奈的说:“我丈夫是李克强。” 继续阅读

上夜班的人才有资格谈人生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由朋友的一句话演绎而来,可能叫做「那些年,我在微博上说过的傻话」更加合适,因为以下内容是我之前发布在微博和Twitter上的一些零碎,有当时的想法,也有纯粹逗乐的段子。在这里整理出来,只是为了防止某一天突然出现的「意外」——在毫无告知的情况下被封号。前车之鉴,以防万一。

继续阅读

互联网时代不读书

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完完整整的读一本书了。虽然也断断续续的买了不少书,可是真正读完的却没有一本,有些甚至在买回去之后连看也没看就塞到书架上。以前没钱买书的时候总是想法设法的找书看,现在买到书了,却失去了当初的兴致,甚至对阅读都失去了兴趣。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一看到长篇累牍的文字就觉得头疼。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很大一方面是受到互联网的影响。 继续阅读

一个开发者眼里的生态系统

回复@敞开了关注:YiBo已经停止更新,团队解散了。为了防止用户白白捐赠了,所以关掉了。不过服务器运行还是会支持一段时间,以保证用户有一段时间迁移。我们十分抱歉,感谢大家的支持。 //@敞开了关注:下载应用了积分为什么没有加上呢···还有捐赠的地址也没有找到 提示找不到店铺···

如果不是看到这条微博,相信许多它的用户还不知道 Yibo 客户端已经停止更新。虽然现在新浪微博注册用户增长率变缓,甚至新浪本身还在探索营利模式,但与之相关的第三方微博服务早已变成关于创业,关于互联网平台与服务的红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