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狗

它是一条土狗,洋气一点的叫法是“中华田园犬”。它浑身的毛颜色像黄土一般,两只小而尖的耳朵向上竖起,跟奔跑在农村广阔土地上的万千土狗一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它甚至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当我们叫它的时候,只要喊一声“狗”,它便知道是在唤它。

狗,便是它的名字。

狗刚满月就被我大姑从它狗娘的窝里抱了出来,带到了我家。从我记事开始,它就守在我家大门口看家,一看就是十年。它生长在农村,命运便注定了是看家护院,防贼防盗。一根锁链羁绊着它的自由,一个铺着草垫子的木头盒子承载了它的一生。

狗非常聪明也很通人性,它记得我家的每一个亲朋好友。亲朋好友来我家串门,它总是摇着尾巴上蹿下跳一副兴奋的模样,像是欢迎他们似的;而陌生人一旦靠近它立即变得警觉,发出狂吠声警告他们不要再往前走了。听到主人的喝止声,它会从狂吠慢慢变成低吠,依然保持谨慎的姿态盯着来人。直到来人被主人带领穿过院子进到屋里,它才会停下来,安静地回自己的窝里趴下。

然而有一次,不管我怎么喝止它,都无法让它停止狂吠。那天原本一切都很平常,阳光灿烂,天气晴朗,我们一家人和来串门的大姑在里屋聊天。但是狗却突然毫无缘由的冲着大门外狂吠起来。开始我以为是有生人来了,便到门口看了看,结果连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两只土狗在悠闲地散步,从我家大门口经过。我回过头告诉它别再叫了,结果不管我怎么呵斥它,狗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吠越凶,瞪圆了双眼,露出两颗獠牙,样子十分吓人。以前听说土狗的祖先是狼,我从来不相信,因为它们实在太温顺,可是那一刻看着狗狰狞的模样,像极了我从电视上见过的狼。

大人听到外面的异常,都走出来站在大门口看是否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时狗还在狂吠,四条腿在地上使劲扒,留下一道道的爪印,似乎拼命想要挣脱锁链的束缚。大姑回过头看看狗,说没事,狗是想它娘了。大姑站在大门外,抬手一指刚才从门前经过的两只狗,说那条黄色的狗就是它娘,它肯定是闻到味了。但是它的狗娘好像已经忘了它了,没什么反应啊。

当年,狗是被我大姑抱进我家门的,所以她还认得狗娘的模样。我看着不远处执着地往前走的大黄狗,它浑身的毛也像黄土一样,耳朵尖尖向上竖起,尾巴打了个卷翘起来,跟狗简直一模一样。它似乎没有听见狗的叫声,依然轻快地踱着步子,跟旁边的黑狗并排往前走。狗娘腹部的皮已经松弛,乳头下垂,看得出来它已经生育过很多次喂养过很多只狗崽子了。每次它的狗宝宝出生满月以后,都会被人一个个抱走。经历了那么多次与狗宝宝的离别,它可能已经不记得那只还在不停吠叫,跟它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狗是它的孩子了,听着它的叫声,无动于衷。

大黄狗逐渐走远,消失在路的拐角处。狗还在吠叫,不再像之前那样猛烈。它站在那里,使劲挣着栓在脖子里的锁链,绷得紧紧的,眼睛始终盯着大门外。我走过去轻轻抚摸它的头,以前我这样做,它总是欢快地摇晃尾巴,但是那次它像是一座凝固的雕塑,一动不动。它也不再怒吼了,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孩子的哭泣。

那天如果不是被锁链拴住,估计它早就奔到大黄狗跟前,跟自己的亲娘相见了。那是它从出生只共处过一个月的亲娘,是它从被抱走就再也没见过的亲娘,虽然过去了好几年,可是它仍然记得她的气味,在她经过的时候想要叫住她。

可是它的亲娘却已经不认识自己的骨肉了。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碰见那样的场景,没有人意识到应该如何处理。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有人把它脖子上的锁链解开,让狗去见它的娘,事情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呢?时光不再来,过去了便没有机会再让我知道答案了。

之后的日子,狗像是没有事情发生似的,依然尽忠职守地看着大门,熟人来了摇晃尾巴欢迎,生人来了发出吠叫警告。

其实拴着狗的那条锁链并不能完全束缚它,它曾经挣脱“逃跑”过好几次,不过每次它最后还是回到了家。

第一次挣脱了锁链“逃跑”以后,它就跑到我姥爷家里串门去了。姥爷说他从外面回家,看到门口趴着一只狗,模样很像我家的狗,于是叫它进门,结果它十分听话地进了院子,不咬也不叫,还一直摇尾巴。姥爷拿出馒头和菜汤给它,它更是一点儿也不客气,狼吞虎咽地吃。吃饱喝足了,姥爷要给它脖子上套绳,它也不躲。套上绳圈,姥爷骑着车子把它牵回了我家。

后来的几次挣脱“逃跑”,它多次“造访”了我大伯家、大姑家、大舅家,最远的一次到了离我家二十多里地之外的大姨家。更神奇的是我们从来没带它去串过任何亲戚的门,它完全是用鼻子闻着味儿找到的。狗每次走亲戚串门,他们都是又惊又喜,像招待客人似的给它好吃的,吃饱了便把它送回来,有时候它吃饱了还知道自己回家。我们时常在想,它是不是学聪明了,故意去亲戚家蹭吃蹭喝的。

我十岁多的时候,家里的平房拆了,搬到了单元楼上。那时狗已经十一岁多了,它比我还要大几个月。按照狗的平均寿命计算,十来岁的狗已经进入了迟暮之年,虽然当时它的活动能力还很好,但是考虑它上下四楼终究还是不方便以及对周围邻居的影响,我爸妈决定把狗送到大姨家寄养。假期我去大姨家玩,它看到我还是那么开心,我摸它的头挠它肚子,它十分享受地躺在地上。

又过了两年,狗的行动能力一天不如一天。听大姨说,它吃的越来越少,而且不太愿意动了。大姨早就不用锁链锁住它了,它可以自由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它却还是整天趴在窝里。不到半年时间,大姨突然打电话说狗死了。她早上给狗做的吃的,到了下午过去看,它一点没吃,趴在窝外面一动也不动。她过去摸摸它的头,这次它没有摇尾巴。

我再去看它的时候,姨夫已经把它埋在了屋后的荒地里。地上一小块突起,下面埋葬着为我家看了十多年大门奉献了一生的狗。它几乎是陪伴着我长大的,像是我儿时的一个伙伴。我小时候打过它,骑过它,也喂过它,抚摸过它,拥抱过它,不论我如何对待它,它总是会在我回家的时候摇晃着尾巴迎接我。一个共处了十多年的好友,直到它寿命终结的时候,连个名字也没有。

我的心里有隐隐约约的悲伤,但是没有眼泪。生老病死是自然界的规律,眼泪不能起死回生,看不到眼泪的悲伤只有自己明白。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养过狗。

————-小广告·支付宝扫一扫———–

经过路边弹吉他唱歌的陌生人,你可能会给他一些零钱;路过我的故事,你是否也愿意这样做?我可是在网上出售故事养家糊口的人呢。
支付宝

新浪微博:@时光贩卖社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深入阅读相关文章:


土狗》上有49条评论

  1. 看完了,回忆起我家的狗狗了,养了一年多,14年的时候被偷了,o(︶︿︶)o 唉,如果我那时在它身边或许就不会不见了,

      • 额,我的意思是,我不长在家,跟它见得少了。挣脱链子跑出去玩,那是它年轻时候干的

        • 哈哈哈,我理解错了,不好意思

    • 没想到一篇简单的文章勾起了这么人童年的回忆。

    • 很欣赏你的独立,希望你能够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友链已经添加,望能够坚持下去

    • 从评论来看很多人小时候都有养狗的经历。

  2. 我家的那只是我刚上初一报来的 只陪了我三年 上高一的时候走了
    从此以后不愿意再养了 受不了狗走的时候的样子 太痛苦了

    • 土狗很通人性,一定要善待它们,不然爱护动物组织会找你的,哈哈~~

  3. 第一次来,一字不落读完,感觉博主写得很认真,文笔细腻,将一只忠于职守看门护院十多年的土狗描绘得淋漓尽致。我也想起了儿时(小时及以前)在农村生活的日子,狗的温顺、忠诚,令许多人望尘莫及!!
    PS:博主文章都是原创的么?

    • 田园犬是最普通的狗,一般不怎么当成宠物养,现在喜欢狗的的人通常养金毛哈士奇这类。

    • 喵星人与汪星人是两个水火不容的种族,哈哈

    • 希望所有的田园犬都能得到善待。

  4. 这土狗多忠实啊,在城市生活多了,再多的保安,有时候不如农村里的一只狗。

    • 这打击面有点太广了。有的保安也还是十分尽职尽责的,但是不得不说相当一部分保安的嘴脸都很难看。

  5. 看到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妈不小心踩死的一条小狗,当时自己哭了好长时间,现在还记忆犹新~

    • 也算是一个幼年时的遗憾吧。

    • 为什么被人毒死了?遇到黑心狗贩子了?

      • 那时候还小不怎么记事儿。狗也不大,不是遇上的狗贩子,不知道怎么的吃了毒物。

  6. 在我小的时候,我们家养了一条宠物狗,外形很像猫,所以猫的职责它也兼职做一些,大小老鼠抓了四五只!后来狗就丢了,我爸说让人偷走的,我估计是让我爸送人了!不得不说的是在我们童年的时候,狗似乎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 这就是传说中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吧?现在儿童心理学家也提倡让孩子养动物,说是能够增加孩子的责任心,看来我们小时候的教育理念也挺超前的。

  7. 说到狗哦,我就比较喜欢中大型犬
    目前最喜欢的是阿拉斯加和金毛

    • 我也很喜欢狗,也喜欢这么一句话:见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狗。

      • 你这句话应该说全,说全了才有那个味道:

        跟人相处久了,就更喜欢狗。因为狗一直是狗,人有时候不是人。

        • 我倒是认为言尽而意未尽更值得回味。

          • 想损人的时候,言不到位,是不过瘾的

            言未尽更值得回味,只适用于还不特别想跟别人撕破脸的时候

          • 精辟!看来Betty果然是个中高手。

  8. 可怜的中国的大部分“田园犬”,连个好听的名字都没有,很多的名字就是主人交换的一个“狗”字

    • 以前田园犬在中国广大农村的主要作用是看家护院,实用性远远超过观赏性,所以绝大多数人没有给它们取名字的想法。不过现在好多了,老家那边很多人还养田园犬,不少人都给它们起了名字。

    • 狗的确是最忠诚的动物,俗话说“狗不嫌家贫”,即使再艰难的生活都不会让狗产生背叛的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