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春梦

我站在过街天桥发呆。桥下车水马龙,而我的头像是宿醉般阵痛。

突然有人从后面拍我的肩膀,我转过身,是一个陌生女孩,短发,五官小巧,身上带着淡淡的百合花香味。她冲着我微笑,我不认识她,可是又仿佛在哪里见过。

“嗨,老铁,还没睡醒呢?”女孩跟我说话了,手夸张的在我眼前挥了几下。

“老铁”是我的网名。其实那也不是我的网名,我从学会上网开始,注册的第一个 ID 就叫做“扎心老铁“,这么多年也一直在使用,熟悉我的人都喜欢称呼我为“老铁”。既然她知道我的网名,那么我肯定是认识她的,我的脑海里飞快地回忆,但始终想不起她的名字。头感觉到一阵阵胀痛。

我因为记不起她有点尴尬,为了掩饰这种情绪我连忙说:“我……我头有点疼。”

那女孩笑得更开心了。“头不疼才怪呢!你知道你昨晚喝了多少吗?”

“我还喝酒了?跟谁一起喝的?”

“真喝断片儿了?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女孩看我还是一脸茫然的模样,接着说道:“你当然是跟我一起呀,不然你还能跟谁一起?”

听她这么说我很惊讶。我酒量奇差,属于一喝就醉的类型,平日里都是滴酒不沾,为什么我会跟这个连名字都想不起来的女孩一起喝酒?真是奇怪。就在我纳闷之际,女孩又说话了。

“行了,你也别懵逼了,跟我走吧。”

我小心翼翼地问:“去哪?”

“带你去吃饭啊。这都到中午了,不吃饭不饿啊?”

我掏出手机想看一眼时间,按了两下电源键屏幕还是黑的,手机应该是没电了。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太阳差不多在十二点的位置,原本没意识到,听她说起吃饭我突然感到有点饿了。但是跟眼前的这个女孩一起去真的好吗?我现在甚至想不起她是谁,吃饭的过程中肯定会非常尴尬。

我犹豫不决,女孩在我胸口捶了一拳,玩笑地说道:“怎么?请你吃饭还不赏脸?怕我下毒啊?”

“不是,我在想吃什么。”我又急中生智,编了一句谎话。

说完我往天桥的一边走过去,而女孩一把拉住我,说了一句“这边”,然后我就跟着她往天桥的另一边走去。天桥头上有一个乞丐,跟前放着一个破旧的搪瓷碗,我停下来想给他点零钱。我摸左边的口袋只有手机,右边的口袋只有身份证和银行卡,身上连一块钱也没有。我抱歉地对满脸期待的乞讨者说:“对不起,我今天忘了带钱包。”令我没想到的是,乞丐像变魔术似的变出两个二维码,一脸傲娇的说:“我这里也支持微信和支付宝。”我满脸愕然。女孩见状拉着我,催我赶紧我。我边被女孩拉扯着走,边回过头对那乞丐说:“不好意思,我手机也没电了。”然后我分明听到了那个乞丐发出了轻蔑的鄙夷声。

坐在女孩的车上,我又问起了刚才的问题:“我们这是要去哪?”

女孩不作声。我以为她没听清,刚想再重复一遍,还没得及开口,女孩先开口了:“刚才天桥上那个乞丐每天挣的钱比我都多,你怎么会想给他钱?”

我没想到她会说这个,便含糊地回答说:“习惯了。”这次我倒是没有撒谎。平日里在路上遇到乞讨人,如果身上有零钱,我都会给他们,一来零钱放在身上不方便,二来也算是行善积德。

“没想到老铁你还是一心地善良的好人。”女孩说完又笑起来。

似乎这个女孩也不是特别了解我,但是那我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呢?

“老铁,你本人比朋友圈那些照片显老多了。照片上的你是小鲜肉,没想到现实生活中你却是老腊肉。”

原来我们是从网上认识的,我把平日里熟悉的那些个 ID 统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跟她还是没能对上号。一时想不起来也算正常吧,毕竟我微信好友两千多,不可能每个都记得那么清楚。既然是微信好友,那她肯定也知道我在朋友圈里吊儿郎当的状态,便跟她开起了玩笑。

“网上那些都是‘照骗’嘛,都是 PS 的,现实中我又不能去整容,所以就比较对不起观众了。所以你之前看到的那些都是假象,跟刚才我要给那个乞丐钱一样,也是假象,其实我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坏人。”

“我就说嘛,你一看就不像好人。哈哈……”女孩的笑点太低,笑得花枝乱颤。“你之前说你不会喝酒,结果昨晚一口气喝了七瓶啤酒。我那几个闺蜜果然没看错你,你之前说的话的确没几句是真的。”

“闺蜜?”我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是啊,咱们昨晚还一起喝酒啊,你见到她们一个劲猛夸,说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喝起她们的酒来也一杯比一杯痛快。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我是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这喝酒断片儿怎么跟失忆似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她说的这些事情,我丝毫印象也没有,我一努力去想,头就开始疼。

“我昨晚还说啥了?”

“真失忆了?那你跟我说的那些甜言蜜语也不记得咯?”

“啊?我都跟你说什么了?”

“你说你爱我啊。”

啊!昨晚我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头又传来阵痛,我使劲拍拍头,试图让自己回忆起昨晚的事情。不时有凌乱的记忆片段从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昏暗的灯光,啤酒的泡沫,嬉闹欢笑声……我又仔细看旁边这个女孩的侧脸,依然是短发,淡妆,小巧的鼻梁,粉红色的嘴唇,可我就是想不起她到底是谁。我感觉浑身在冒汗,喉咙干渴得发痒。

“哈哈哈,看把你吓的,我逗你呢。”女孩顿了顿,接着说:“不过有一件事你倒是没有骗人。”

“什么事?”

“你说你一喝酒就乱性啊。”

“咳咳……”我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这一会儿的功夫我的小心脏像是坐了过山车,忽上忽下,惊心动魄。虽说现在很多人见网友开房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我骨子里却是一个思想保守、行为守旧的人,我对这种年轻人的新潮行为方式实在无法接受。我心里暗骂,这酒真不是好东西,害人害己,我怎么会跟这些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人莫名其妙的喝酒呢?我恨自己怎么会喝得那样醉,一点有用的东西也想不起来。难道我被她们洗脑了?冷汗顺着头发流进我的后背。

“真……真乱了啊?”我小心翼翼地问。

女孩转过脸来瞪着我,一脸愠怒,我慌忙把目光转到别处避开她。女孩噗嗤一声笑了,“老铁!大叔!你满脑子都想什么呢?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呆萌。”女孩放肆地大笑。

“行了,别闹了,好好开车。看路看路,别看我。”我给自己的尴尬打遮掩。

我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原本咚咚乱跳的心也平静下来。太慌张了,就像是一出荒诞剧,剧情的发展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打得我措手不及。酒是穿肠毒药,喝酒误事,我暗暗下了决心,以后绝对不能再这样喝酒了。我试图再回想起一点昨晚的事,结果除了隐隐的头疼,其他一无所获。

女孩打开了音乐,我们没有再开玩笑,一路上听着音乐,彼此沉默。我望着车窗外的风景,也是一派陌生的景象。这条路我从来没有走过,我心里好奇,不知道女孩要带我去哪里。此时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担忧,虽然我想不起她是谁,但是她是把我当做朋友的,至少不用再害怕她会把我洗脑或者卖给传销组织之类的事情发生,也就放心大胆地由她带着我,经过一个个陌生的街口。

终于,目的地到了。眼前的景象却又让我大吃一惊,我面对着一片仿古建筑,上面赫然写着“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的字样。宽窄巷子?成都?我他妈一觉醒来怎么出现在离家十万八千里的成都了?我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路边的车都挂着川字牌,应该是成都没有错。难道是我穿越了?

吃饭的空档,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美女,我是什么时候来成都的?”

女孩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头也没抬答道:“昨天晚上啊!你说你想见我,下了班买了机票直接就飞过来了。”她的目光从手机屏幕转移到我的脸上,“老铁,你不会连这个都不记得了?你说你到底是断片儿啊还是失忆啊?”

女孩假装关切的伸手摸摸我的额头,我慌忙躲开。“去去去,我就是头有点懵,很多事想不起来了。对了,今天星期几?”

“星期三。”

“什么?”

我的声音因为激动提高了几分,女孩明显被我吓了一跳。这个时间我明明应该在公司上班的,怎么会无端端的跑到成都来?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发了疯。手机也一直没电,老板见我没上班肯定会打电话联系我。我这无缘无故旷工一整天,等我回去免不了要挨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搞不好赶上老板心情不好的时候,可能饭碗都保不住。我心里有点着急,丝毫没留意到女孩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怔怔地盯着我。

“不好意思,有点激动了。我手机没电了,能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吗?”我想打电话回公司,临时请个假。

女孩什么也没说,把手机递到我的面前,手机上绑着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我拿起手机拨号,原本烂熟于胸的公司号码突然变得模糊起来。我换了几个朋友的号码,试了几次,才发现我根本不记得他们的手机号码。我垂头丧气地把手机还给女孩。

“怎么不打了?”

“我不记得他们的号码了。”

“哎呀,不得了啊,老铁你真的失忆了啊!要不要我给你打个110,让警察帮你联系联系家人?”女孩又坏笑起来,手上佯装要拨110报警的样子。

“你别闹了。”我因为想不起之前发生的事有点上火,语气里透着不耐烦。“我头疼,我想回去了。”

女孩见状也不再玩笑,略显失望地说:“原本我还打算带你到处去转转的,既然这样就算了吧,走,我送你回去。”

“去哪?”

“当然是回酒店了。我帮你查过了,你回家的飞机最近的一班是今晚七点的。在这之前,你就先回酒店休息吧。”

临起身的时候,女孩问了一个问题:“老铁,昨天发生的事你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我点头,说:“嗯,想不太清楚了,真是喝断片儿了。”

“那你能想起来我是谁吗?”

“我当然……当然记得了。不然我怎么会跟你来吃饭?”

从见到女孩开始到现在,我一直被尴尬的感觉笼罩着,情非得已说了很多谎话。女孩也没再说什么。

酒店里,女孩坐在床边沿,我倚着桌子站在旁边,显得十分拘束。在这里我见到了我的钱包,看来我昨晚确实来过这里。沉默的气氛在房间里弥漫,我努力搜刮脑子里的段子,试图打破沉默,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女孩突然笑了,她说:“你怎么不过来坐啊?你不是头疼吗?”

“我……我头不疼了。我站着挺好。嘿嘿……”我笑了几声,显得傻里傻气。

女孩站起身,向我走过来。我心里有点慌,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撤,但是身后的桌子限制住了我。女孩的脸距离我的脸只有不到十公分,我感觉到自己像一个怀春的少女见到暗恋的男生般心跳加速,浑身紧张。我想逃走,却紧张得迈不动步子。我能闻见女孩身上的百合花香味,能感受到她呼吸的气息,也能感受到我自己浑身毛孔收缩、手心冒汗。

“老铁,你是不是很紧张?”女孩又露出了她的坏笑,这一次有点可爱。

“我不紧张……我紧张什么啊?”毕竟是我第一次跟一个陌生女孩靠这么近,这么暧昧,不紧张才怪。

“老铁,你真的能记得我是谁吗?”我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孩接着说道:“不管你记不记得,我不在乎。老铁,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给我讲过的每一个段子,喜欢你呆萌的样子,我喜欢你。”

女孩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的上半身情不自禁地向后仰,时间仿佛正在凝固一般,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女孩的嘴唇离我只有一线之隔,突然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沉默,时间又像流水稀里哗啦地流动起来。那是我的手机铃声。不可能啊,我的手机明明没电关机了,怎么可能会响呢?我慌乱地从口袋里掏手机,却怎么也够不到它,铃声越来越响,我越来越慌张,而女孩仿佛石化了,一动不动。手机铃声还在继续响,我努力想关掉它,可就是找不到手机。我感觉到天旋地转,好像掉进了漩涡之中……

我猛然惊醒,手机铃声还在响。眼前是熟悉的摆设、厚厚的文件材料,灯光明亮而刺眼,电脑屏幕上光标不断闪动着。原来我又在加班的时候睡着了。我抓过手机,关掉铃声,那是我定下的提醒我睡觉的闹钟。

我从工位上站起来,走到窗前,城市的夜景灯火璀璨。我回想着刚才的梦境,原来这不过是一场“春梦”。


PS. 本文纯属虚构。文章脱胎于我早期的一篇文章《春梦了无痕》,在原文的基础上进行了天翻地覆的改动。很早以前就想把它写出来,但是因为懒和拖延,一直未能实现,此次借“谷哥点名第三期”活动,终于得见天日 。

文章原创并首发于 steemit,欢迎阅读、upvote 和 follow @chaofanjun !您的鼓励将是激发我继续创作的莫大动力!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深入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