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故事

服务行业与人打交道。我在银行窗口工作的时候,每天要见形形色色的人,也就有了各种各样的遭遇。

1.气节

那天网点办理业务的人很少,一老一少推门进来,径直走到我的窗口前坐了下来。年纪大一点的是一位老年男性,穿着一件洗得褪了色的旧式军装;年轻的是小姑娘,看样子应该是他的孙女。我每说一句话她都要大声在老人耳边大声重复一遍,大概是年纪大了听力下降了。

老爷子想取钱,但是忘记了密码。我帮他重置了密码,取钱,透过防弹玻璃的小窗口把钱和存折递给他。整个过程中,老人除了在单据上签字始终坐得笔直,纹丝不动。小姑娘接过钱,问老爷子要不要点一下,老爷子说不用点。然后小姑娘就把钱夹进存折里,塞进老爷子的口袋。老爷子站起来,冲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突然的一瞬间,把站起身准备送别的我弄得不知所措。

老爷子说:“这是我们军人表达感谢的方式,谢谢你小同志!”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充满了力量。

小姑娘搀扶着老人走出网点,我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内心觉得肃然起敬——他可能是当了一辈子兵的职业军人,因为年老体衰从行伍中退了下来,但是他的军人气节却始终长存心中。

2.意外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银行柜员整天与钱打交道,即使再怎么仔细也难免会有出差错的时候。长款无人认领要上缴,短款要自己补齐。几乎所有的银行都有过自掏腰包补短款的经历,心情跟“割肉”卖币差不多。但是我要说的这件事跟长短款没太大关系,倒是让我又一次见识到了人性。

某一天我正在为客户办理业务,突然来了一个老头,也没有叫号直接冲到我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偷了他一万五千块钱。我感觉莫名其妙,但还是赶紧办完了手头的业务,挂上暂停服务牌,跟老头理理清楚。老头说他前几天到我的窗口取钱,他的卡里原本有五万,他取了五千应该还剩下四万五,但是现在卡里余额只有三万。他这些日子只从我这里取过钱,所以他怀疑是我偷了他的钱。

老头的指责对我是天大的污蔑!抛开职业操守不说,我的人格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干。每天经过我手的现金那么多,如果我连一万五千块的诱惑都抵制不了,岂不是早就蹲班房吃牢饭了?

我一边忍住怒火跟他解释这些日子我并没有出现长短款,一边飞快地查询账户流水。事实很快搞清楚了,那天他在我这里取过五千块以后,隔了十多分钟又在我同事的窗口取了一万五千块,我还让同事帮我调取了监控视频,证明这些业务都是他本人办理的,根本没有任何人偷他的钱。

在这些证据面前,他还是无理取闹,坚持说自己没有取过钱,他年纪大眼花了,根本看不清视频,甚至报了警。警察来后了解事情始末,看过视频后也跟他解释了一番并劝他离开,但老头还是赖在网点不依不饶地闹了一整天,直到他的女儿来把他接走。

这是一次意外,让我意外遇见了“无赖”。老头可能确实年纪大眼花,可是我觉得他脑子至少是清醒的,并不糊涂。在证据面前他还是污蔑我“偷”了他的钱,这可能就是他无赖的本性在作祟。假如没有账户流水,没有监控视频,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在银行窗口干了一年多,却见识到了比我上学十多年还要多的人情世故。社会是一面镜子,照出每个人内心的善与恶。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深入阅读相关文章:

两个故事》上有2条评论

  1. 其实无论是哪个行业哪个工作都有自己的不容易,我的一个朋友也是在银行柜台办理业务,他说钱从来就没对过。只不过,外行的人不了解也没了解过,而作为服务行业的人员就只能够多体谅,也要相信还是有好人的。客户办理的是业务,但是享受的是服务,而对于服务人员来说,有时候的服务更在修人修心不是吗?~~

    • 修人修心,说得很好。在服务行业待久了,确实能够感受到其中的不易,对人也更能多一分理解。大概这也是“修心”的结果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