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大飞

我越来越怀疑大飞有精神病。

前几天,一个从来不曾见过面的异性微博好友突然给我私信发来一张聊天截图,聊天的内容大意是说有人通过微博感觉这个小姑娘挺有趣,想认识一下。之所以她会把聊天截图发给我,是因为对方提到了我,对方说跟我是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我仔细看了一眼截图上的 ID,果然是大飞非主流的微博昵称。

不过大飞说谎了,我跟他是从初中、高中以及大学的同学,小学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他这朵奇葩。

从我认识大飞开始,我就觉得这家伙脑回路十分清奇,异于常人。初中生情窦初开,大飞爱好并不在于意淫邻班漂亮女生,他的一大爱好是给班里的同学讲黄段子,简直一个行走的“中华黄段子库”。青春期的孩子对性意识都比较朦胧,既好奇又害羞,大飞却不同。他讲黄段子不分男女,男同学他讲,女同学也讲,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往往他讲得面不改色,下面听的人已经内心波澜起伏了。

其实这并不是大飞第一次借我为中间人泡妞了。高中的时候他给跟我关系比较铁的一个女同学写了一封情书,我上午把情书送过去,下午人家就像受了羞辱似的回来找我。别人写情书都是你侬我侬缠绵悱恻,大飞这家伙上来便写喜欢人家姑娘的胸部,光是对其胸部的描写占了大半页纸,说它像含苞待放的花蕾,又像清晨荷叶上欲滴的露水,后面更是把姑娘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意淫了一遍,总之用很黄很暴力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敢情人家姑娘收到的不是一封情书,而是一篇“量身定制”的小黄文。

大飞的脑洞之大简直匪夷所思。我迄今为止看过最多的零分作文并不是网络上流传的高考零分作文,而是出自大飞之手。高中学完史记蔺相如列传,里面讲了一个廉颇负荆请罪的故事,作文课上老师布置的题目是发挥想象力,续写负荆请罪廉蔺二人的对话以及后续故事。大家都写廉颇诚恳道歉,蔺相如胸怀宽广原谅廉颇,都特别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只有大飞独树一帜,他写蔺相如抽出廉颇的荆条,俩人玩起了可耻的 SM 游戏,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这作文,零分妥妥的。此外他还写了很多荒诞,甚至十分荒唐的作文故事,几乎每次都能毫无悬念地拿到全班最低分。

最早觉得大飞脑子有问题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某个星期一早上他带着两个熊猫眼来学校,我们都以为他周末跟人家打架了,结果他说是核磁共振的副作用。大飞觉得自己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能是脑子出毛病了,于是他爸一本正经地带着他去医院做检查,各种高科技医疗设备一通折腾。回来他告诉我们他的脑子一切正常,医生还说他的右脑已经开发,创造潜力无限大。当时我们听了这种说法颇为震惊,心里对这家伙暗暗称赞,不过后来书读得多了才知道左脑右脑分工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

大学毕业我找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而大飞则去了北京读研究生。他读研的三年,我们没有联系过。后来突然有一天,他从QQ上给我发来消息,让我加他的微信。那时我已经深感异乡独自打拼之艰难,回到了老家的小县城。大飞在微信上跟我寒暄了一阵,问了我的近况,知道我回老家以后,对我一阵冷嘲热讽。他说他现在在上海做咨询工作,大城市生活灯红酒绿,快意人生,打死也不回老家那个要啥啥没有的小县城。我早已对大飞这种白眼狼的行径习以为常,懒得回怼他了。

大飞联系我并不是专门为嘲讽我而来,他是有求于我。

大飞最近这段时间偶然跟小W又联系上了,前一天晚上不知道脑袋又抽什么风,打电话给小W说当年上学的时候暗恋了她很久,直到现在仍然对她念念不忘,可这念念不忘了许多年,一点回响也没有,所以他要对她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小W当时以为他喝大了开玩笑也没在意,结果那一晚大飞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而且越说越离谱,越说越过分,他甚至要求小W离婚跟他走,只有他才能让她幸福。这下彻底惹恼了小W,把大飞的电话、微信、QQ统统拉黑了,并且警告他别在她面前出现,否则打断他的腿。

小W是我们的初中同班同学,当时瘦瘦弱弱,长相还算是甜美可爱。大飞说小W现在已经女大十八变,长得比他还魁梧雄壮。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的确过分了,想向她道歉,不想把关系搞的那么尴尬,可是他已经被拉黑了,联系不上小W,道歉无门,所以找我从中间调和。我跟小W自从工作以后鲜少联系,早就不如当年上学的时候熟悉了,但是念在同学的情分上,我还是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中间调停的活儿。可大飞转脸让我转告小W,即使天底下的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看上小W。如果不是因为够不着,我当时肯定上去抽他两个耳刮子。我感觉大飞并不是诚心想道歉,他只是怕有朝一日再遇见,小W会真的打断他的狗腿。最终我还是跟小W联系上了,她的态度很明确:断绝友谊,永久拉黑,绝不原谅。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大飞完全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这次大飞为了泡妞又把我捎带上了。他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里面只有三个人——他,我还有微博小姑娘。大飞说他要勾搭小姑娘,让我见证他俩的爱情。一千万只草泥马在我心里来来回回跑了好几十遍。他那大脑究竟是什么结构,我肉眼凡胎实在望尘莫及。

有一次大飞说自己是渣男。我说大飞你不是渣男。渣男有两种,一种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人渣,你虽然猥琐一点,嘴贱一点,但是明显还没坏到那个程度;另外一种是欺骗、玩弄别人感情的骗子,可你这副尊容连个能跟你看对眼的人都没有,你根本无法玩弄别人的感情。所以你算不上渣男。

大飞追问,那我算什么?

你就是一个精神病!我回答得义正言辞。


文章原创并首发于我的 steemit 账号 @chaofanjun,欢迎阅读!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深入阅读相关文章:

“精神病人”大飞》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