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县城版大公司生存指南

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有本事的人都投奔大城市发展,留在小县城的都是没本事的。很不幸,我便是“没本事”的那一类人,因为我从开始工作到现在,始终在小县城里打转转。我可能还是同类人里最没有本事的人,因为我连大城市的地界都没踏上过。

我工作过的几家公司中,其中有两家是知名集团公司在小县城的分公司。借着集团公司的影响力,它们也成了小县城里的“大公司”“好单位”,成了很多人眼中的“香饽饽”。这些公司虽然隶属于某某集团公司旗下,但是山高皇帝远,管理远不如集团公司正规,很多时候制度在人情面前脆弱不堪。

想要在这种小县城里的大公司生存下来,不会察言观色、不懂得随机应变可是万万不行的。而我根据这几年的实践经验,总结了以下小县城版的大公司生存指南:

继续阅读

我向工信部投诉了中国移动之后

在这个时时都需要与世界互联的时代,没网使人烦躁。

那天我下班回到家,发现网络又出故障了。使用移动宽带的这一年多,实在太糟心了,三天两头出故障不说,有时一个星期能断网五次,找人来维修了多次也没有解决。

这次我也懒得再联系维修人员了,愤而打开电脑,连上手机热点,搜索到了工信部电信用户申诉处理中心

继续阅读

济南印象

又到济南出差,济南的天气并不热情,刚出火车站迎面而来的冷风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今日大雪,可是济南并没有下雪。

来济南这座城市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每次的印象都挺深刻。

第一次来的时候在路边的早餐店里吃了豆腐脑,从此挥散了豆腐脑在我心中恐怖的阴影。我因此明白了原来豆腐脑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黑暗料理,它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它的存在意义的。

继续阅读

不断告别的风景

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不断与过去告别的过程。就像我们坐在疾驰的车上,两边的风景不断后退,不断与我们告别。

我有一把方格图案的双人伞,陪着我走过了至少六年的时光。期间不止一次差点弄丢,但每次总能神奇地又找回来。它太普通太微不足道,以至于我时常忘记它的存在,只有在阴天下雨的时候我才会时刻想着它。

继续阅读

“精神病人”大飞

我越来越怀疑大飞有精神病。

前几天,一个从来不曾见过面的异性微博好友突然给我私信发来一张聊天截图,聊天的内容大意是说有人通过微博感觉这个小姑娘挺有趣,想认识一下。之所以她会把聊天截图发给我,是因为对方提到了我,对方说跟我是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

我仔细看了一眼截图上的 ID,果然是大飞非主流的微博昵称。不过大飞说谎了,我跟他是从初中、高中以及大学的同学,小学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他这朵奇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