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印象

又到济南出差,济南的天气并不热情,刚出火车站迎面而来的冷风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今日大雪,可是济南并没有下雪。

来济南这座城市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每次的印象都挺深刻。

第一次来的时候在路边的早餐店里吃了豆腐脑,从此挥散了豆腐脑在我心中恐怖的阴影。我因此明白了原来豆腐脑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黑暗料理,它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它的存在意义的。

第二次来济南的时候,损友大飞让我调和他和我俩共同女同学之间的矛盾,而且机缘巧合地偶遇了多年未见的高中时期好友老王。那天跟老王聊了一下午,分别以后至今没有再见过面。

这一次,跟济南的寒冷撞了个正着。预订的酒店离火车站不远,走过来的一路上,冷风吹得我头皮发麻。济南的道路纵横交错,从火车站到酒店这段路上,即使开着手机导航,还是不知不觉走错了两次。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路人大多裹在厚重的棉衣中行色匆匆。

大多数人听说济南除了因为它是山东的省会城市,还因为济南的两大景点——趵突泉和大明湖。

济南素有“泉城”美称,除了趵突泉还有大大小小的泉眼十多处。我只去过一次趵突泉公园,公园的建筑构造像是一座豪华的私家园林,前院后院,鳞次栉比。趵突泉是众多泉眼中最大的一个,泉水咕咚咕咚地从地下往外冒。我去的那一次,恰好是趵突泉复涌不久,之前因为济南缺水,地下水位线降低,所有的泉眼都停涌了。所以那一天游人很多,我找了比较好的角度,背靠“天下第一泉”的石碑,想拍张照片留念,求了好几个路人帮忙,却没有一个拍出让我满意的效果。不知道究竟是我长得太丑还是他们不懂审美的缘故。

大明湖被分成了两边,一边免费,另一边对外地游客收费。在明湖边徒步,会感觉它真的很大。早年山东军阀张宗昌有首描写大明湖的诗:“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跶。”此诗虽毫无韵律,但是描写得却颇为风趣,对明湖之景十分贴切。

大明湖在我国的大好河山中算不得著名,所以有人知道她的方式却也称得上“另辟蹊径”。当年我正站在明湖公园门口的石狮旁,一个女孩子走到我的跟前问我:“请问夏雨荷在哪里?”我一怔,想了半分钟,悠悠地回答:“她应该去找乾隆皇帝了吧。”

都是有情人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济南有一条在各种旅游宣传中非常著名的小吃街,名曰“芙蓉街”。我第一次去芙蓉街的时候恰好赶上节假日,狭长的仿古建筑街道上挤满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几乎每一家小吃店都门庭若市。那时还没有所谓的“网红店”的概念,不然那天的热闹场景一点也不输现在的网红店排队盛况。

我照着点评网站的推荐,排了半小时的队终于买到了很多人交口称赞的水晶汤包。排队的过程中我是满怀期待的。或许是我对水晶汤包的期望值太高,当我吃到这份汤包的瞬间却觉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吃,甚至没有网站上描述的那么好吃。现在想想,那可能也是商家刷出来的好评。这就难怪很多人提到自己家乡的“知名”小吃街时总是一副不屑的模样,顺便还带上“专门骗外地人”这样的评价。

说到小吃,老济南倒有一样极具特色的传统小吃甜沫,在其他地方甚为少见。所谓甜沫,很像菠菜粥中辅以花生碎、五香豆腐干等佐料。说是“甜”沫,但又名不副实,因为它的味道是咸的。初次品尝之时,对它的咸味感觉异常惊奇,后来听说是由于早先人们对其名称的误听,才有了现在名字和口味南辕北辙的“甜沫”。

写于2017年大雪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深入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