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多好

离开济南的前一天晚上,夜风喧嚣。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虽然新工作入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可我还是时常会想当初辞掉原来的工作值不值得。有时我感觉,从前一份工作到这份工作的经历,不过是从一个小火坑跳进了一个大火坑,都是外面的人觉得光鲜体面,实际上水深火热。

坐公交的时候时常会听到有五六十岁的老阿姨讨论自家孩子的近况,从她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她家的孩子在大洋彼岸的米国出人头地,她的儿子在科研所经常往返于国内的各大科学院研究所指导工作,她的女儿是某某公司的高管……

继续阅读

年糕

我特别喜欢吃年糕。至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年糕既香甜又软糯吧。香甜和软糯,也是我中意的妹子类型。

镇上每到农历一五逢集的日子,我都是被卖年糕的吆喝声叫醒的。即使在最冷的冬天,也能激发起我瞬间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的冲动,穿好衣服去街上买散发着香甜味道的年糕。集市上有一户名曰“宋家年糕”卖了很多年,先不提年糕的口味如何,单就从老板一刀准的手上功夫便让人拍手称奇。不管买多少钱的年糕,老板也不言语,一刀切下去正好不多也不少。

继续阅读

格式化女孩子

有天晚上笔电突然无法开机,症状表现为按下电源按钮循环重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顿时手足无措,心想难道陪伴了好几个年头的笔电也要弃我而去?诚然,最近手机用得比较多,多多少少冷落了曾经被我视为珍宝的笔电。

她像女孩子一样,把她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我,陪我度过枯燥的日日夜夜。即使已经不再年轻,可她还是会在我面前耍小孩子脾气,对我撒娇。

继续阅读

几两真心换酒钱

我给博客增加了一个“打赏”的功能,觉得应该写篇文章“广而告之”一下。毕竟这个功能很微小,可能很多人并没注意。

现在之所以会这样“明目张胆”的索要打赏,一方面是因为我决定要认真写博客,将博客从之前的家长里短、糊弄人的文章形式转型为正经类型的文章,有用的文章,而且保证不瞎扯淡,浪费任何一位阅读者的时间;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心血付出值得一点打赏,每一篇文章发布之前,不论是内容还是格式我都会认真编辑和校对,力图带给阅读者最良好的阅读体验。

继续阅读

冒险人生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吗?”

终于,张楚云问出了这个在他心里酝酿了很久的问题,然后盯着对面女孩明亮的眼睛,希望从她那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这是张楚云第一次跟这个女孩的搭讪。对于生性腼腆木讷的张楚云来说,跟女孩子搭讪从来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跟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之前他们的关系不过是每天早上搭乘同一班公交车,到同一座写字楼上下班。不过张楚云和她分属不同的公司,位于大厦不同的楼层,业务上没有任何往来。虽然他们一起上班下班很多次,可是他却对她一无所知。

继续阅读

2014年没有奇迹

真是没想到,一转眼的工夫2014年只剩下最后一点电了。原本以为的超长待机时间,现在看来不过是寂寞无聊里产生的错觉。

这一年有什么需要铭记?房价没跌,物价没降,股市最后苟延残喘地挣扎了一下,可惜我没买上。原本买不起的东西依然买不起,原本得不到的东西仍然遥不可及,这一年幻想过的所有奇迹皆没有发生。 用“平淡”来形容我的2014年再贴切不过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