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

我特别喜欢吃年糕。至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年糕既香甜又软糯吧。香甜和软糯,也是我中意的妹子类型。

镇上每到农历一五逢集的日子,我都是被卖年糕的吆喝声叫醒的。即使在最冷的冬天,也能激发起我瞬间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的冲动,穿好衣服去街上买散发着香甜味道的年糕。集市上有一户名曰“宋家年糕”卖了很多年,先不提年糕的口味如何,单就从老板一刀准的手上功夫便让人拍手称奇。不管买多少钱的年糕,老板也不言语,一刀切下去正好不多也不少。

乡村集市上出售的年糕大多表面覆盖着满满一层红枣,一刀切开,侧面层次和色彩分明,有白色有黄色也有褐色,这是因为每层都加入了不同的粗粮粉的缘故。一口咬下去,糯米的香味瞬间在口腔里弥漫开来,舌尖的味蕾被糖分的甜味挑逗得异常兴奋,整个早上的心情都会变得愉悦起来。


小时候我妈也经常在家做年糕。家里的自制年糕方法简单,将红豆煮熟煮烂,加入红糖跟糯米粉一起和面,再捏成馒头状放进锅里蒸熟。卖相跟外面的年糕比差远了,但是味道却也十分美味。

刚出锅的年糕软糯香甜,如果剩下了到第二天就会变硬,吃起来味道大不如刚出锅的时候。不过变硬的年糕却也有另外的吃法,那就是切片放进热油里一煎,外焦里嫩,口感更是别具特色,甚至比刚出锅的年糕更香。

2009年我初到青岛的时候,青岛海边从栈桥火车站到五四广场这条线上有很多卖“切糕”的新疆人,隔不远就有一辆切糕车。我在旁边看他们的糕,感觉跟我平时吃过的年糕不太一样,特别想尝一尝。但是在我目睹了一个游客因为小小一块切糕上百块的价格被好几个手持大刀的切糕小贩围住的场景之后,馋虫也立马被打掉了。

早在此前,我对天价切糕这种事情有所耳闻,在我真正见识过这些小贩的大刀后就对他们心存畏惧,从此见到他们的切糕车子都绕远了走,也提不起尝一尝的兴趣了。而网上“切糕党”这样的称呼也是好几年以后才有的,同时就在“切糕党”被讨论得十分热烈、各种段子满天飞的时候,青岛的“切糕党”却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了。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尝过被内地人称为“切糕”的正宗新疆玛仁糖的味道。

朝鲜族人也喜欢吃年糕,“炒年糕”就是很好的例子。年糕都做成了菜,朝鲜族人民群众对年糕的喜爱之情可见一斑。每到秋冬时节,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兴高采烈地做打糕,跟北方汉族人过年包饺子似的,以备自己食用或者招待客人。

说实话,本来挺好吃的年糕被他们这么一炒,我是吃不习惯的。年糕还是应该吃它香甜软糯的味道。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阅读相关文章:


5 thoughts on “年糕

  1. 在家的时候,差不多十几岁的时候才第一次吃年糕。在外面也不会特意点年糕,除非去沙县的时候,偶尔点份炒年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