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愁者”联盟

1.

秋夜微露,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神清气爽的凉意。

瞥了一眼时间,零点四十八分,收工时间比昨天晚了十来分钟。路上空空荡荡,路边小吃摊还亮着灯。我打电话给老周,他刚刚准备出发开车去送货。

我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

他说:“不饿,不吃了。”

继续阅读

雨夜漫记

是夜大雨,天气预报诚不欺我。

2016年某个夏夜,我跟老孙突发奇想趁着雨夜去县城下馆子。那晚的雨比今夜的还要大,雨刮器即使开到最大仍然看不清前方的道路。雨滴一片一片地砸向前挡风玻璃,我还生怕把它砸坏了。我俩干脆把车停靠在路边,静坐等雨停。

继续阅读

乱2.0

如果说之前的乱是杂乱无章,那么现在的乱就是心烦意乱。

虽然接手了新的工作,但是原来的工作一直没有安排人跟我交接,所以相当于我现在每天往返于两个部门之间,在打两份工。这种境况十分尴尬,我既回不去原来的部门,又融不进新的部门,孤立无援。而且我在新部门连办公桌也没有,只能把所有的文件和记事本都装在手提袋里,走到哪里拎到哪里。

继续阅读

杂乱无章,千头万绪。

这是我重新回到原来团队,来到团队新的作业场地后的第一个感受。随处堆积的包裹,满地的垃圾,漫天飞扬的尘土,看着直接让人头疼。巧合的是,离开场地后我便莫名其妙地感冒了,伴随着发烧、头晕。

几乎在所有同事的眼中,这个团队是其他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一堆烂摊子。好几个同事在听说我要回去以后,都悄悄地问我为什么想不开。甚至团队里的几个人也告诉我,我回去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继续阅读

春日长

银河系第三旋臂边缘的一颗蓝色行星上的碳基生物,正在庆祝他们所在的行星又在该恒星系里完成了一次公转。

2021年很长,长到足够我一年轮换三次工作岗位;2021年很短,短到年初时立下flag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我坐在桌前,努力想回忆一点值得纪念的事情写下来,我翻开印象笔记、待办清单、新浪微博,密密麻麻记录着我这一年做过的所有事,我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虚度”!

继续阅读

孤独是业余写作者最好的春药

这篇文章我四年前发布于steemit.com,近日重读颇有感触,遂转发至此。有删改。

之前我有一个博客,2014年与2015年这两年期间,我在博客上写了很多短篇小说,数量加起来比我最近三年写得还要多。那时候我甚至天真地幻想依靠写故事、卖故事生存下去,但是残酷的现实让我从白日梦里醒来。

为什么在那两年会写出那么多篇小说?我把原因归结为“孤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