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告别的风景

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不断与过去告别的过程。就像我们坐在疾驰的车上,两边的风景不断后退,不断与我们告别。

我有一把方格图案的双人伞,陪着我走过了至少六年的时光。期间不止一次差点弄丢,但每次总能神奇地又找回来。它太普通太微不足道,以至于我时常忘记它的存在,只有在阴天下雨的时候我才会时刻想着它。它跟着我从中学到大学,从老家到异乡,阴天下雨,不停地撑开折叠,伞布在摩擦中透了光,已经遮不住雨了。有一次天降大雨,我站在路边等车,撑开它,外面大雨似瓢泼,伞下像三月的小雨淅淅沥沥。为了下一个雨天不再被淋湿,我不得不考虑买一把新的伞。 继续阅读

爱情这件小事

有一次出门打车,恰好赶上交通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一路上走走停停,十多分钟也没走出去多远。开车的司机大叔有点路怒症,趁着这功夫批判起路上的其他司机,说前面加塞导致交通拥堵的司机缺心眼,旁边不停嘀嘀按喇叭的是傻逼,还想让蹑手蹑脚的女司机回家练好了再上路。我也不搭腔,就听他边走边骂,而且越骂越起劲。这时司机的手机响了,他老婆打来的。司机挂断电话,一改刚才骂骂咧咧的模样,聊起了他老婆。他说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娶了这个老婆,知冷又知热。开出租一天到晚不着家,从白天到黑夜也挣不了多少钱,毛病倒是落下不少,他同是开出租的几个老伙计在外面累一天,回家还得听老婆唠叨。他老婆体贴,知道他辛苦,每天出门的时候都嘱咐他别太拼,让他注意身体多休息,而且从来不吵着让他出门多拉活多赚钱,每次打电话都叮嘱他早点回家别再干了。司机大叔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满足的笑容,跟刚才骂人的时候判若两人。 继续阅读

该以怎样的态度去生活

老徐说我是一个没有激情的人,一点也不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我对着镜子照了照我粗糙的皮肤和两鬓日渐增多的白头发,对他的评价不置可否。

其实老徐并不是第一个对我有如此评价的人。多年前我还处在青春少年期的时候,我的老师在我的评价报告上就写下了“缺乏激情”这样的评语。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没有受过任何的创伤,更谈不上有任何的心里阴影,怎么会对生活“缺乏激情”呢?我平时不喜欢热闹,话比较少,但是我个性不孤僻,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我阅读各种类型的书籍,我尝试最新奇的科技玩意,对任何事情不狂热不追捧,我认真工作,热爱我新组建的家庭生活。这么多年,我一直是以这样一种“没有激情”的状态生存了下来,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理解“每天充满激情”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态度。像打了鸡血似的成天上蹿下跳?还是一天到晚跟喊口号似的给自己加油鼓劲?亦或者是迷了心窍般的狂热份子?如果这就是“激情”,那我对此实在无法苟同,因为我觉得那是哗众取宠,是愚蠢。 继续阅读

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

原本想写一个2016年的总结,结果还没来得及动手,2017年的头一个月已经在不经意间过完了。转眼间,2017年也已经过去了十二分之一。

2016年也没有太多值得纪念的事情,因为大多数时间都耗在了工作加班上。这一年换了新工作,认识了新朋友,遇见了喜欢的人,加了更长时间的班,又胖了十多斤,买的双色球中最大的奖还是五块……

曾经想在2016年多读几本书,结果每本都读到一半。买的Kindle用了几次,被电子墨水屏不断刷新的“闪屏”虐得心碎,甚至连买Kindle时赠送的电子书优惠券都没用完。在我的认知里,始终感觉Kindle的显示效果不如手机端的Kindle APP。

陪伴自己多年的笔记本电脑终于在2016年的最后几天挣扎了几下然后再也无法显示了,估计天长日久显卡出了问题。虽然我用了两晚的时间尝试修好它,可惜技术实在不到家,最后能做的也只是拆机清清灰了事。在这台笔记本电脑坏掉之前的几天,我考虑过了年要不要换一台新的,结果在我还没下定主意的时候它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心意,自己早一步坏掉了。可惜的是,虽然它坏掉了,我并没有富余的资金购置新的笔记本电脑。

2016年给我最大的感受只有一个字——忙。这一年几本是从年初忙到年末,很少有空闲的时候。年初的时候入职现在的工作,那时候正是单位的生产旺季,公司规定连仅有的单休也取消了。到了生产淡季的时候公司来了新领导,新领导不知道从哪里上的营销课,不管适不适合我们当地的市场,想起来就一拍脑袋决策,让我们去执行,去“骚扰”我们的客户。KPI考核天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各种考核指标不断加码,弄得民不聊生。除了完成每天的日常工作,还经常为了考核指标加班到八九点钟,一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用我一个同事的话说就是那天除了晚上睡觉的时间是自己的,其它时间都得给公司干活。

2016年荒废了博客,同时也枯竭了写作的灵感,连小说都没心思虚构了,因为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加班了。还记得当初有个编辑联系我要出书的事,幸亏当时没答应人家,不然我可能又得爽约,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回首才发现,原来这一年过得甚是平淡无奇。日子还越是平淡无奇过得越快,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多好

离开济南的前一天晚上,夜风喧嚣。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虽然新工作入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可我还是时常会想当初辞掉原来的工作值不值得。有时候我会觉得从前一份工作到这份工作的经历,不过是从一个小火坑跳进了一个大火坑,都是外面的人觉得光鲜体面,实际上水深火热。

坐公交的时候时常会听到有五六十岁的老阿姨讨论自家孩子的近况,从她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她家的孩子在大洋彼岸的米国出人头地,她的儿子在科研所经常往返于国内的各大科学院研究所指导工作,她的女儿是某某公司的高管……每听及此,总是忍不住审视起自己来:毕业这么些年了,到现在还只是一个月薪两千出头的实习生,跟那些已然成为社会中流砥柱栋梁之材的同龄人相比,我简直无地自容,深觉愧对父母亲对我的期望。 继续阅读

年糕

我特别喜欢吃年糕。

至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年糕既香甜又软糯吧。香甜和软糯,也是我中意的妹子类型。

镇上每到农历一五逢集的日子,我都是被卖年糕的吆喝声叫醒的。即使在最冷的冬天,也能激发起我瞬间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的冲动,穿好衣服去街上买散发着香甜味道的年糕。集市上有一户名曰“宋家年糕”卖了很多年,先不提年糕的口味如何,单就从老板一刀准的手上功夫便让人拍手称奇。不管买多少钱的年糕,老板也不言语,一刀切下去正好不多也不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