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告别的风景

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不断与过去告别的过程。就像我们坐在疾驰的车上,两边的风景不断后退,不断与我们告别。

我有一把方格图案的双人伞,陪着我走过了至少六年的时光。期间不止一次差点弄丢,但每次总能神奇地又找回来。它太普通太微不足道,以至于我时常忘记它的存在,只有在阴天下雨的时候我才会时刻想着它。

继续阅读

爱情这件小事

有一次出门打车,恰好赶上交通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一路上走走停停,十多分钟也没走出去多远。

开车的司机大叔有点路怒症,趁着这功夫批判起路上的其他司机,说前面加塞导致交通拥堵的司机缺心眼,旁边不停嘀嘀按喇叭的是傻逼,还想让蹑手蹑脚的女司机回家练好了再上路。我也不搭腔,就听他边走边骂,而且越骂越起劲。

继续阅读

该以怎样的态度去生活

老徐说我是一个没有激情的人,一点也不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我对着镜子照了照我粗糙的皮肤和两鬓日渐增多的白头发,对他的评价不置可否。

其实老徐并不是第一个对我有如此评价的人。

多年前我还处在青春少年期的时候,我的老师在我的评价报告上就写下了“缺乏激情”这样的评语。

继续阅读

种树最好的时间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时光一去不复返,我们没法改变自然回到过去,唯有珍惜当下。这是我对上面那句话的理解。

有时候我会回忆过去的时光,会想如果当初怎么怎么样,现在肯定是另外的一番景象。可惜我当初并没有,所以有了现在对当下生活状态的不满足。

喜欢经常追悔过去的人,绝大部分都对当下不怎么满意。如果眼下的生活完全符合自己的预期设想,还有谁会去追悔过去呢?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多好

离开济南的前一天晚上,夜风喧嚣。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虽然新工作入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可我还是时常会想当初辞掉原来的工作值不值得。有时我感觉,从前一份工作到这份工作的经历,不过是从一个小火坑跳进了一个大火坑,都是外面的人觉得光鲜体面,实际上水深火热。

坐公交的时候时常会听到有五六十岁的老阿姨讨论自家孩子的近况,从她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她家的孩子在大洋彼岸的米国出人头地,她的儿子在科研所经常往返于国内的各大科学院研究所指导工作,她的女儿是某某公司的高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