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

原本想写一个2016年的总结,结果还没来得及动手,2017年的头一个月已经在不经意间过完了。转眼间,2017年也已经过去了十二分之一。

2016年也没有太多值得纪念的事情,因为大多数时间都耗在了工作加班上。这一年换了新工作,认识了新朋友,遇见了喜欢的人,加了更长时间的班,又胖了十多斤,买的双色球中最大的奖还是五块……

曾经想在2016年多读几本书,结果每本都读到一半。买的Kindle用了几次,被电子墨水屏不断刷新的“闪屏”虐得心碎,甚至连买Kindle时赠送的电子书优惠券都没用完。在我的认知里,始终感觉Kindle的显示效果不如手机端的Kindle APP。

陪伴自己多年的笔记本电脑终于在2016年的最后几天挣扎了几下然后再也无法显示了,估计天长日久显卡出了问题。虽然我用了两晚的时间尝试修好它,可惜技术实在不到家,最后能做的也只是拆机清清灰了事。在这台笔记本电脑坏掉之前的几天,我考虑过了年要不要换一台新的,结果在我还没下定主意的时候它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心意,自己早一步坏掉了。可惜的是,虽然它坏掉了,我并没有富余的资金购置新的笔记本电脑。

2016年给我最大的感受只有一个字——忙。这一年几本是从年初忙到年末,很少有空闲的时候。年初的时候入职现在的工作,那时候正是单位的生产旺季,公司规定连仅有的单休也取消了。到了生产淡季的时候公司来了新领导,新领导不知道从哪里上的营销课,不管适不适合我们当地的市场,想起来就一拍脑袋决策,让我们去执行,去“骚扰”我们的客户。KPI考核天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各种考核指标不断加码,弄得民不聊生。除了完成每天的日常工作,还经常为了考核指标加班到八九点钟,一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用我一个同事的话说就是那天除了晚上睡觉的时间是自己的,其它时间都得给公司干活。

2016年荒废了博客,同时也枯竭了写作的灵感,连小说都没心思虚构了,因为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加班了。还记得当初有个编辑联系我要出书的事,幸亏当时没答应人家,不然我可能又得爽约,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回首才发现,原来这一年过得甚是平淡无奇。日子还越是平淡无奇过得越快,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为什么我不能拥有一张招商银行信用卡?

也不是说我不能拥有招行的信用卡,早先我曾经网申过两次招商银行的美国运通卡,而且两次都通过了,可是在网点签约这一步上,却怎么也跨不过去了。

我的第一张信用卡是当年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时候办工资卡的时候顺便在交通银行申请的。当时刚开始工作,我一个人独在异乡赚得也不多,多亏了这张信用卡,才没让我远在他乡断了粮。这么多年来我也很珍惜这张交行的双币信用卡,直到现在依然在使用,消费刷卡、海淘购物,通通都用这张卡来支付账单。 继续阅读

种树最好的时间

很偶然的机会,在网易邮箱的页面看到这样一句话: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时光一去不复返,我们没法改变自然回到过去,唯有珍惜当下。这是我对上面那句话的理解。

有时候我会回忆过去的时光,会想如果当初怎么怎么样,现在肯定是另外的一番景象。可惜我当初并没有,所以有了现在对当下生活状态的不满足。喜欢经常追悔过去的人,绝大部分都对当下不怎么满意。如果眼下的生活完全符合自己的预期设想,还有谁会去追悔过去呢?

不写博客的日子

四个多月不曾在博客上留下只言片语,时间过得比我想象得要快得多。一年的三分之一,在我的碌碌无为中匆匆度过。

不写博客的日子并非因为我的生活多么充实丰富多彩,相反这段时间过得异常单调乏味,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生活一眼望到底。白天的工作要面对各式各样的人说很多相同的话,到了晚上又独自守着一片偌大的院子,心里有话也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以致于我时常坐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发呆,一直待到深更半夜眼睛实在睁不开才想回到床上睡觉。有时也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思考总结我这几年被残酷现实不断打脸的生活。往往越是总结,心里越是郁闷,到最后越是睡不着。 继续阅读

再战365天

又在野草主机续了一年的主机费,感觉还能再战一年。

转眼之间这已经是第三次在野草主机那里续费了,没想到两年居然过得这么快,时间有时候真的好像弹指一挥,转瞬即逝。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第一次在“野草”给主机续费的场景——原本购买的产品套餐没有了,客服向我推荐了超值的香港独立IP企业启航型套餐,价格感人,每年仅需要99元,1GB空间,30GB流量,对于我这个小小的博客而言绰绰有余。今年续费的时候在“野草”的官网已经找不到这个套餐了,相类似的套餐已经卖到了200元以上的价格。在QQ上咨询了一下客服,说这款套餐产品老客户仍然可以续费使用,内心一阵欣喜。 继续阅读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多好

离开济南的前一天晚上,夜风喧嚣。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虽然新工作入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可我还是时常会想当初辞掉原来的工作值不值得。有时候我会觉得从前一份工作到这份工作的经历,不过是从一个小火坑跳进了一个大火坑,都是外面的人觉得光鲜体面,实际上水深火热。

坐公交的时候时常会听到有五六十岁的老阿姨讨论自家孩子的近况,从她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她家的孩子在大洋彼岸的米国出人头地,她的儿子在科研所经常往返于国内的各大科学院研究所指导工作,她的女儿是某某公司的高管……每听及此,总是忍不住审视起自己来:毕业这么些年了,到现在还只是一个月薪两千出头的实习生,跟那些已然成为社会中流砥柱栋梁之材的同龄人相比,我简直无地自容,深觉愧对父母亲对我的期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