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博客的日子

四个多月不曾在博客上留下只言片语,时间过得比我想象得要快得多。一年的三分之一,在我的碌碌无为中匆匆度过。

不写博客的日子并非因为我的生活多么充实丰富多彩,相反这段时间过得异常单调乏味,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生活一眼望到底。白天的工作要面对各式各样的人说很多相同的话,到了晚上又独自守着一片偌大的院子,心里有话也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以致于我时常坐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发呆,一直待到深更半夜眼睛实在睁不开才想回到床上睡觉。有时也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思考总结我这几年被残酷现实不断打脸的生活。往往越是总结,心里越是郁闷,到最后越是睡不着。 继续阅读

再战365天

又在野草主机续了一年的主机费,感觉还能再战一年。

转眼之间这已经是第三次在野草主机那里续费了,没想到两年居然过得这么快,时间有时候真的好像弹指一挥,转瞬即逝。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第一次在“野草”给主机续费的场景——原本购买的产品套餐没有了,客服向我推荐了超值的香港独立IP企业启航型套餐,价格感人,每年仅需要99元,1GB空间,30GB流量,对于我这个小小的博客而言绰绰有余。今年续费的时候在“野草”的官网已经找不到这个套餐了,相类似的套餐已经卖到了200元以上的价格。在QQ上咨询了一下客服,说这款套餐产品老客户仍然可以续费使用,内心一阵欣喜。 继续阅读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多好

离开济南的前一天晚上,夜风喧嚣。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虽然新工作入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可我还是时常会想当初辞掉原来的工作值不值得。有时候我会觉得从前一份工作到这份工作的经历,不过是从一个小火坑跳进了一个大火坑,都是外面的人觉得光鲜体面,实际上水深火热。

坐公交的时候时常会听到有五六十岁的老阿姨讨论自家孩子的近况,从她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她家的孩子在大洋彼岸的米国出人头地,她的儿子在科研所经常往返于国内的各大科学院研究所指导工作,她的女儿是某某公司的高管……每听及此,总是忍不住审视起自己来:毕业这么些年了,到现在还只是一个月薪两千出头的实习生,跟那些已然成为社会中流砥柱栋梁之材的同龄人相比,我简直无地自容,深觉愧对父母亲对我的期望。 继续阅读

用网上银行收取Google AdSense的西联汇款

千辛万苦,终于Google AdSense的收入达到了提现的最低额度,比之前预想的速度提前了十年,真是可喜可贺。本月的21号,在悄无声息之中,Google签发了这笔广告费用,而我自打收到AdSense的支付通知邮件后,就开始检索收取GA西联汇款的方式和方法。阅读前辈们写的银行网点西联汇款收款记录,感觉取款手续颇费周章,动辄便有人提到名字的英文拼写姓和名孰前孰后与Google提供的不一致而被银行拒付的情形。后来偶然在西联汇款官方网站看到了网上银行取款的方式,足不出户就能把钱拿到手,简直不要太方便了。

根据西联汇款网站的介绍,收款人可通过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个人网上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个人网上银行、中国光大银行个人网上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以及中国工商银行个人网上银行收取西联汇款。以下便以我使用邮政储蓄银行网上银行收取西联汇款的经历来介绍通过网上银行收取西联汇款的方法。 继续阅读

年糕

我特别喜欢吃年糕。

至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年糕既香甜又软糯吧。香甜和软糯,也是我中意的妹子类型。

镇上每到农历一五逢集的日子,我都是被卖年糕的吆喝声叫醒的。即使在最冷的冬天,也能激发起我瞬间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的冲动,穿好衣服去街上买散发着香甜味道的年糕。集市上有一户名曰“宋家年糕”卖了很多年,先不提年糕的口味如何,单就从老板一刀准的手上功夫便让人拍手称奇。不管买多少钱的年糕,老板也不言语,一刀切下去正好不多也不少。 继续阅读

我的新工作

换了新工作,开始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之前的工作每天面对的大多是冰冷的机器和管路,除了与同事之间的交流很少跟其他人打交道,而现在一天到晚都要对着不同的人重复大多相同的话,新入职的这不到一个月时间,感觉说过的话比上一份工作两年时间加起来还要多。有时候累得我一说话就脑仁儿疼。

新公司的业务很大一部分靠金融支撑,之外还有各种零售,尤其是到了年底的这段时间,几乎成了一个小型的副食批发商店,在办理金融业务的同时还要捎带着做酒水食品的零售工作,而且每个员工不论身处哪个岗位,都有一定的销售任务,完不成任务便会扣奖金,公司美其名曰:“全民营销”。当我第一次听到这种经营模式时,脑海里闪现的只有“奇葩”这个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