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文人墨客皆爱“小黄文”

子曰:食色,性也。好色是人的本性,凡人皆不能免俗。自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饮水思源”,创作了无数流芳百世的“小黄文”。

唐代是我国古代诗歌文化最辉煌灿烂的时代。李白在唐代诗坛具有“大哥”级地位,少年远游,仗剑天涯,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曾有“龍巾拭吐,御手調羹,力士脫靴,貴妃捧硯”的超规格待遇。“大哥”虽然生性浪漫,并有“谪仙”之美誉,但归根结底还是肉体凡胎,平时也喜欢写个小黄文、讲讲荤段子,跟费玉清似的。 继续阅读

我们是怎么“跪着挣钱”的

王麻子手里有枪,他跟马邦德说要站着把钱挣了。“站着挣钱”也是我们理想,可惜现在的我们只能“跪着挣钱”。如果遇到王麻子那种持械的客户,我们可能还得趴着。不只是我们,现在几乎整个银行业差不多都在“跪着挣钱”。

进入银行工作之前,我一直觉得银行业是光鲜体面的行业,职员着装得体,工作轻松愉快。点钱点到手抽筋,这是多少人奋斗一辈子的梦想啊!万万没想到,我提前实现了这伟大梦想,成了一名每天跟现金打交道的银行柜员。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身为银行柜员我经手的每一张钞票都不属于我,所以不论是清点一百万还是一万,它们最终跟我只有两毛钱的关系。为什么是两毛钱的关系?答案很简单,听者伤心,见者流泪,因为我每办理一笔业务会有两毛钱的计件提成。 继续阅读

为什么我不能拥有一张招商银行信用卡?

也不是说我不能拥有招行的信用卡,早先我曾经网申过两次招商银行的美国运通卡,而且两次都通过了,可是在网点签约这一步上,却怎么也跨不过去了。

我的第一张信用卡是当年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时候办工资卡的时候顺便在交通银行申请的。当时刚开始工作,我一个人独在异乡赚得也不多,多亏了这张信用卡,才没让我远在他乡断了粮。这么多年来我也很珍惜这张交行的双币信用卡,直到现在依然在使用,消费刷卡、海淘购物,通通都用这张卡来支付账单。 继续阅读

我的新工作

换了新工作,开始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之前的工作每天面对的大多是冰冷的机器和管路,除了与同事之间的交流很少跟其他人打交道,而现在一天到晚都要对着不同的人重复大多相同的话,新入职的这不到一个月时间,感觉说过的话比上一份工作两年时间加起来还要多。有时候累得我一说话就脑仁儿疼。

新公司的业务很大一部分靠金融支撑,之外还有各种零售,尤其是到了年底的这段时间,几乎成了一个小型的副食批发商店,在办理金融业务的同时还要捎带着做酒水食品的零售工作,而且每个员工不论身处哪个岗位,都有一定的销售任务,完不成任务便会扣奖金,公司美其名曰:“全民营销”。当我第一次听到这种经营模式时,脑海里闪现的只有“奇葩”这个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