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文人墨客皆爱“小黄文”

子曰:食色,性也。好色是人的本性,凡人皆不能免俗。自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饮水思源”,创作了无数流芳百世的“小黄文”。

唐代是我国古代诗歌文化最辉煌灿烂的时代。李白在唐代诗坛具有“大哥”级地位,少年远游,仗剑天涯,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曾有“龍巾拭吐,御手調羹,力士脫靴,貴妃捧硯”的超规格待遇。“大哥”虽然生性浪漫,并有“谪仙”之美誉,但归根结底还是肉体凡胎,平时也喜欢写个小黄文、讲讲荤段子,跟费玉清似的。

秋草秋蛾飞,相思愁落晖。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
——唐·李白《寄远十一首》

美人在时花满堂,美人去后花馀床。床中绣被卷不寝,至今三载犹闻香。
——唐·李白 《长相思》

李白自是风流,除了仗剑天涯,还喜欢青楼狎妓,并且始终保持写“游记”的好习惯:

摇曳帆在空,清流顺归风。诗因鼓吹发,酒为剑歌雄。
对舞青楼妓,双鬟白玉童。行云且莫去,留醉楚王宫。
——李白《在水军宴韦司马楼船观妓》

歌鼓燕赵儿,魏姝弄鸣丝。粉色艳日彩,舞袖拂花枝。
把酒顾美人,请歌邯郸词。清筝何缭绕,度曲绿云垂。
平原君安在,科斗生古池。座客三千人,于今知有谁。
我辈不作乐,但为后代悲。
——李白《邯郸南亭观妓》

李白
李白

李白在《对酒》中有这样的诗句:“玳瑁宴中怀里醉,芙蓉帐里奈君何”。相传此乃李白与胡姬亲昵暧昧过程所作的描写。胡姬是妙龄胡女,笑貌如花,歌舞陪饮,妩媚豪爽,而李白也是风流不羁的性情中人,才子佳人相遇难免会擦出令人无限遐想的火花。

逛青楼狎妓在唐代并不违法。就连一生颠沛流离,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也曾经有过《携妓纳凉晚际遇雨》。其在诗中写道:“雨来沾席上,风急打船头。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缆侵堤柳系,幔宛浪花浮。归路翻萧飒,陂塘五月秋。”

那时候文人墨客流连风月之地不仅不被认为道德败坏、品性下流,反而被认为是附庸风雅。古代民风开放之程度,甚至远超当下。魏晋时期,吸毒甚至是名士之间表达身份、追逐时尚的方式。他们吸的是具有致幻和兴奋作用的五石散,效果大概跟现在的摇头丸似的。估计当时的“竹林七贤”便是一个聚众吸毒的小团伙,所谓“真名士自风流”可能就是他们磕了药之后癫狂发作的写照。文艺精神薪火相传,直到现在嫖娼和吸毒仍然还是备受文艺工作者追捧的两大爱好。

唐代文人中写“小黄文”的不只有狂放不羁的李白,其他人写起来更是丝毫不输李白。说到元稹可能有人不熟,提起他当年悼念亡妻的诗作“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估计很多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哥们儿。别看他在诗里深情款款,写完这首诗不久他就又找了个年轻漂亮的新欢。元稹写起小黄文来更是一把好手,他曾就唐代传奇小说《莺莺传》写过一首《会真诗》,描绘了小说中张生与崔莺莺缠绵悱恻的爱与性:

微月透帘栊,萤光度碧空。遥天初缥渺,低树渐葱茏。龙吹过庭竹,鸾歌拂井桐。
罗绡垂薄雾,环佩响轻风。绛节随金母,云心捧玉童。更深人悄悄,晨会雨曶曶。
珠莹光文履,花明隐绣龙。宝钗行彩凤,罗帔掩丹虹。言自瑶华圃,将朝碧帝宫。
因游洛城北,偶向宋家东。戏调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鬟蝉影动,回步玉尘蒙。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眉黛羞频聚,唇朱暖更融。
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光珠点点,发乱绿松松。
方喜千年会,俄闻五夜穷。留连时有限,缱绻意难终。慢脸含愁态,芳词誓素衷。
赠环明遇合,留结表心同。啼粉流清镜,残灯绕暗虫。华光犹冉冉,旭日渐曈曈。
乘鹜还归洛,吹箫亦上嵩。衣香犹染麝,枕腻尚残红。幕幕临塘草,飘飘思渚蓬。
素琴明怨鹤,清汉望归鸿。海阔诚难度,天高不易冲。行云无处所,萧史在楼中。

白居易也曾在《长恨歌》中“意淫”了宫廷皇室的情爱缠绵: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白居易
白居易

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到了宋代,社会上流行起填词。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提终日混迹于秦楼楚馆、烟花巷陌,为歌舞娼妓填词无数的柳永。柳永虽然没在官场上混出模样,但是在女人中的知名度那可是“秒杀”之前提到的几位先人。柳永流连花间酒肆,诗词也多是描写男女之情,“小黄文”写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
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
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长是夜深,不肯便入鸳被。
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釭,却道你但先睡。
——柳永《斗百花·满搦宫腰纤细》

此中便描写了少女与男子暧昧缠绵的情景,读起来更是让人禁不住想入非非。啥?衣服都脱了,你让我先睡?

柳永
柳永

又如:

蜀锦地衣丝步障。屈曲回廊,静夜闲寻访。
玉砌雕阑新月上,朱扉半掩人相望。
旋暖熏炉温斗帐。玉树琼枝,迤逦相偎傍。
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柳永《凤栖梧》

柳永词自成一体,靠青楼歌伎传唱而扬名天下,不似早些时候的“花间派”抱团取暖。花间词的题材多是儿女艳情、绮情闺怨,词风香软,内容艳丽,不少词作用现在的话来说简直就是“很黄很暴力”。

玉楼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
柳阴烟漠漠,低鬓蝉钗落。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
——牛峤《菩萨蛮》

后世影响力最大的“小黄文”当属兰陵笑笑生所著的《金瓶梅》。此作详细描述了古代市井平民的生活和社会现实,早先甚至跟《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并称“四大奇书”。但是由于其描绘情欲过于赤裸,后来被更具文学性、雅俗共赏的《红楼梦》取代。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深入阅读相关文章:


自古文人墨客皆爱“小黄文”》上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