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與繁體

大陸現在使用的漢字是在原本繁體漢字的基礎上簡化而來的,簡體字以1964年公告,1986年修訂的《簡化字總表》爲國家標準。雖然現在的簡化字在字形和筆畫上進行了不少的精簡,在書寫的速度上可能帶來了一些方便,但是有些漢字的簡化卻使其缺少了原本的韻味。漢字從最早的象形文字開始,就講究形神兼備,而簡化字講究的是『能簡則簡』,沒有了所謂的『形神』之說。

在我的眼中,簡化字與繁體字並不存在孰優孰劣之分。雖然我本身是一個非常崇尚簡潔的人,但是在漢字的簡體與繁體之間卻沒有什麽特殊的偏向。它們都是漢字,我閲讀起來沒有什麽障礙,至少能看懂。我從小是學習簡化字長大的,同時我也學過一段時間的繁體字。小的時候學過一段時間書法,大約有四五年,那段時間學習了很多繁體字。在書法這一方面,還是非常青睞寫繁體字的,很少見到有人在書法作品里通篇都用簡體的。對於需要裝裱的書法作品而言,簡體字沒有了傳統『方塊字』的美感。

我最早用繁體字完成的一篇書法作品是唐代詩人杜牧的《山行》: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

其實我現在對繁體字也僅僅祇是留存在『認識』的層面,如果真的讓我把上面的這些字全部用繁體一個個寫出來,還真的不太可能。畢竟已經過了這許多年,習慣了簡體字的生活,該忘記的也都忘記了。現在電腦使用的多了,拼音輸入法使用多了,有時候某些簡體漢字寫起來都有一些困難,偶爾會提筆忘字。

順便用繁體寫一首我個人非常喜歡的豪放派蘇軾的詞——《江城子·密州出獵》

老夫聊髮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爲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我之所以使用繁體字來寫這篇文章,不是想表達什麽。不論簡體字還是繁體字,它們都是漢字,都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通過簡體字,我增長了知識;而通過繁體字,我瞭解了傳統。這就是我想要表達的。

]]>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阅读相关文章:


簡體與繁體》上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