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注定一辈子身在地狱?

原作者: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王路

前天,广州交通技师学校的第三食堂里,一个师傅正要把满满一锅汤拉去大堂。这种汤被学生戏称为屌丝汤,意思是只有屌丝才配得上它的价格:免费。如果是蛋花汤,就基本没有蛋花,如果是排骨汤,就基本没有排骨。旁边有个大妈拿马勺搅了搅,捞出一块排骨。另一个大妈拿起来啃。啃完,追着师傅把骨头丢到汤里了。

我小时候,家门口是汽车站,旁边都是卖早点的。有一家卖的是母鸡胡辣汤,一块钱一碗。里边没有鸡肉,只有鸡骨头。每个客人吃完走后,老板娘会拿抹布往桌上一抹,骨头渣子就全到碗里了,再转身一扬手,所有骨头渣都重新回到了汤锅。


我爸读中学的时候,食堂的面条特别好吃,大家都抢着买。有天下雨,一个学生去食堂早,在窗口外边站着,看见老头在擀面条。老头边擀面条,边流鼻涕,鼻涕淌到面饼上,撒一把面粉盖住,继续擀。

抱歉,不知道是不是影响到诸位的食欲了,请原谅。我不是想聊食品卫生问题,也不是想聊职业操守问题。我想聊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些人注定一辈子下贱?

下贱这个词,说得有点重,不好听。但无论你用什么样的字眼儿,事实只有一种,不会因为称谓的变化而变化。

所谓下贱,和职业没有任何关系,只和人格有关系。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里讲过一个故事。孙少平从农村出来到城里打工,住在工地上,有时候别人撒尿甚至会溅到他脸上。这样一个人,因为看不惯包工头性侵小姑娘,打抱不平,被包工头赶走,无处容身,找到一个远房亲戚。亲戚不待见他,黑着脸把他看成上门讨吃的叫花子。

孙少平为了讨亲戚欢心,抢着干活。拿了扁担去挑水,因为手伤,没把住轱辘,轱辘把脱手而飞,把手打流血了。气愤之下,他把手插进水桶里止血,止住血,他愤怒地想:就让他们喝我的血吧!挑着水回去,走到半路,他惭愧了,他觉得自己不该如此粗野,这样粗鄙的行径让他觉得自己很不堪。他把水倒掉,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重新打了干净的水。

我始终认为,这正是高贵和下贱的分野:不在于一个人的文化程度如何,不在于一个人的家庭出身如何,不在于一个人的血统传承如何,不在于一个人的智力程度如何,不在于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如何;只在于,他是不是有教养。

有教养的人,哪怕是从事最卑微的工作,身上的良知和道德感,也会散发出高贵的光。而丧失了这点的人,按照佛教的说法,会堕入三恶道,永远在地狱、饿鬼、畜生之间流转。

什么是三恶道呢?就是贪嗔痴三毒生起的外境。当一个人嗔心大起,就是地狱,恨别人社会地位比他高,生活比他好,因为愤怒,不得不忍受苦寒大热的煎熬,这种苦叫怨憎会。当一个人贪欲滋生,就是饿鬼,永远贪婪渴求,又永远得不到,这种苦叫求不得。当一个人痴心蒙蔽,就是畜生,像蒙着眼睛拉磨的驴,永无出头之日,这种苦叫爱别离。

假如我们抱着最善意的想法,认为那个把啃过的骨头丢到汤桶里的大妈,并没有任何恶意,只是习惯使然,比如她在自己家里就常常这么做,常啃了半块骨头丢到她儿子碗里。这样的话,她遭受的业报不会太重,只是相当于受生在畜生道。这种对常识的缺乏了解,注定她要在迷失中度过一生,不可能生活得太好。至于别的苦果,则没有。

假如我们抱着比较善意的想法,认为那个把鸡骨头渣重新倒回汤锅里的老板娘,只是出于谋利之心,也完全没有对往来客人的任何恶意,那么,她遭受的业报也不会太重,只是相当于受生在饿鬼道,只会一辈子永远劳碌而挣不到太多钱。因为她只能看见一毛一毛的钱,却看不见满山的金银。至于别的苦果,也没有。

但是,假如他们身上都藏有恶意的话,哪怕只有一丝,就决定他们会堕入地狱。

什么叫地狱呢?就是无缘无故地,痛恨这个世界,痛恨周遭的人和事,唯有从对别人的报复中,才能得到快感和抚慰。这种扭曲的心境,注定了世界会回应他们以刀枪剑戟,铜柱铁锅。哪怕世界以最大的善意在他们面前展开,他们看到的也满满都是恶意和怖畏。所以佛家说,同样的恒河水,鱼龙视之为窟宅,修罗视之为刀杖,人间视之为清泉,饿鬼之视为脓血。

对周遭的一切,无缘无故怀有恶意的人,注定一辈子身在地狱。这种报应并不是来生才有,此刻就是。

写在后面:

读到这篇文章时候非常震撼,十分赞同文中的一个观点:高尚和下贱的区别在于教养。如今的社会太多道德败坏人品低劣的衣冠禽兽,这样的人见得越多,我就越喜欢狗。“对周遭的一切,无缘无故怀有恶意的人,注定一辈子身在地狱。这种报应并不是来生才有,此刻就是。”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阅读相关文章:


8 thoughts on “什么样的人注定一辈子身在地狱?

    • 曾经听说过一个打蛋花的绝活:一个鸡蛋打一整锅蛋花。。

  1. 解答了我关于“地狱人格考评”疑问

    • 被害怕,该吃吃,该喝喝。这玩意躲是躲不掉的,食品安全防不胜防。

    • 这年头很多东西都本末倒置了。不正之风盛行,世风日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