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派恋爱理论专家

老何说,要和陌生人恋爱,千万不要跟朋友恋爱。

我一口干掉杯子里的啤酒,抬眼瞄了一下对面的人,他正捡起一根串着大腰子的铁钎子。他的杯子已经空了,面前摆着的几个啤酒瓶也空了,我重新启开两瓶啤酒,一瓶帮我俩的空杯子倒满,另一瓶直接放在了他眼前,意思让他喝完了自己倒上。

我对面的这个人就是老何,一个“实践派恋爱理论专家”。


喝到这个程度,估计老何又要开始他的恋爱理论讲座了。据说老何谈过很多次对象,究竟多少他从来不说,守口如瓶。我认识他两年,见过他三个女朋友,一个女汉子,一个女文青,一个御姐。每段感情最后都以失败告终,最长的一段持续了四个月。

我不知道老何究竟是用什么花言巧语骗了那么多姑娘上当受骗,虽然大多数故事的结局都是老何被甩,但是这丝毫不能减少我对他的钦佩之情。当然,老何也有甩别人的时候,不过屈指可数,比如他之前的那个御姐女朋友。御姐比他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老何也挺喜欢那个姑娘,开始的时候如胶似漆,后来老何说御姐控制欲太强,整天把他当儿子似的管着,游戏不让打,钱不准花,连红烧肉都不准吃(脂肪太多会让老何越来越胖),更别提老何最爱的烤羊腰子了。

我觉得老何这人天生贱骨头,人家对他好他不领情,却整天惦记那些狠狠把他甩了的人得好。贱归贱,但是老何不渣,老何谈那么多次恋爱只是为了找一个合适的人结婚,可惜到现在还是单身,而且每开始一段感情老何必全情投入,绝不拈花惹草。即便是对那些抛弃他的姑娘,他从来不在背后诋毁人家,老何说分手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没必要毁人家名节。

而且老何总能从每一段感情实践经历中提炼出一些理论性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些次惨痛的失败教训,让老何变成了我们的实践派恋爱理论专家。

以前老何讲过不少跟现在年轻人崇尚的自由恋爱、爱情至上观念相悖的理论,比如门当户对论。大意是找对象结婚一定得找门当户对,家庭背景相似的人,如果在社会地位和人生阅历上有差距,短期内可能会被爱情冲昏头脑无所顾忌,但是激情退却以后日子久了就会有各种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个理论自然也是老何从失败的感情经历中总结出来的。那次老何跟一个白富美搭上了,起初老何并不知道她家有钱,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只是在认识的时候感觉挺好,女孩温婉良善、知书达礼而且笑起来特别好看。

在一起没多长时间,老何渐渐发现她出生于富贵人家。女孩自己开玛莎拉蒂,化妆品是全世界的奢侈品牌,衣服牌子好多老何连听都没听说过,然而随便一件都够他忙活十天半个月的。女孩说那些都是家人给的,她自己并不特别注重物质。

老何觉得也是,因为才认识的时候老何经常带她去快餐店和苍蝇馆子吃饭,女孩每次都吃得特别开心,老何送她个十块钱的发卡都能让她高兴半天。那时候老何也还觉得有没有钱并不是感情的障碍,而且老何也从来没因为俩人经济地位的差距而感觉丝毫自卑,他始终因为女孩的可爱而喜欢她。

但到最后俩人还是散伙了。老何说俩人都没办法融入对方的朋友圈。她的朋友圈非富即贵,聊天的话题也是经常围绕各种奢侈品牌、动辄全世界的旅行购物计划(要知道老何可是个连祖国大陆母亲怀抱都没走出去过的土鳖),最让老何看不惯的是他们几乎没想过工作赚钱的事,只想着怎样挥霍家里的钱。

老何是靠自己的努力打拼才有了今天的模样,开一家小店做点小生意,虽谈不上富裕,但也称得上小康,所以他特别看不上那些不思上进的纨绔子弟。女孩也对老何朋友圈里买房买车的话题插不上话,其实也不是插不上,只是她随口说出来的钟意的地段都让老何的朋友——我们这群打工的工薪阶层——倒吸一口凉气。

老何说结婚可不是单纯娶对方一个人那么简单,你还得“娶”她的亲戚朋友、社会关系,稍有悬殊,各方面的压力势必雷霆万钧。

说实话老何这套带有鲜活案例的理论讲出来以后,我们纷纷表示震惊。一来我们并不知道老何的前不知道第几任女朋友是富二代;二来对老何面对这种财富差距不卑不亢从容自信的表现深感敬佩;第三,社会舆论不仅能对政府施压,对爱情亦然。

我坐在老何对面,看他慢条斯理地吃完整串羊腰子,忍不住催他讲讲什么是“和陌生人恋爱理论”。我以为说不定能从这理论里学到实用的跟陌生美女搭讪技能。

“你知道为什么我的朋友很少有女的吗?”老何一口干掉整杯啤酒,打着酒嗝问我。

“知道。因为女的不敢陪你吃腰子喝啤酒,怕你回头兽性大发毁人清誉。”

“放屁!老子是那种人吗?”

“哦,不好意思,我错了。你不吃腰子不喝酒的时候一样能兽性大发毁人清誉。”

“滚蛋!”老何顺手摸起桌上的一枚啤酒瓶盖砸向我,被我轻松躲过。

“老子以前也有挺多朋友是女的,只是后来都不怎么联系了,所以现在就只剩下你们这些熊老爷们儿了。”

“为啥不联系?我操,难道你因为被甩次数太多大受打击而变‘弯’了?”

“哈哈……我他妈要是弯了今晚就先把你小子办了,你信不信?”

“呵呵,大哥我信,我信还不行吗?接着讲你女朋友的故事行吗?”

老何故意顿了顿,吊我的胃口,看我满怀期待的模样才悠悠然说:“我以前有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女的,我们有很多共同点,三观也挺合,认识好几年关系好得跟哥们似的。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喜欢上她了,于是找了个机会跟她表白。

她当时说考虑一下,结果第二天告诉我说她想了想觉得我们俩人不合适,还是一直做朋友比较好。我当时心态还挺平和的,心想被拒绝就被拒绝吧,做朋友就做朋友吧,能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异性朋友也挺好。

可是从那以后我发现基本上只要有我在的场合她基本都不去,即使偶尔在场她也对我爱答不理,不像以前那样能天南地北的瞎聊了,我单独约她出去玩她也不答应了,后来发展成连我电话也不接了。我后知后觉,才明白她原来是在躲着我。

我当时心想至于吗?表白不成连朋友都做不了了?是不是小说电影什么看多了,中毒太深无法自拔了?咱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矫情的人,从那往后我干脆也不联系她了,就这样失去了一个朋友。”

“后来我跟另外一个朋友谈了场恋爱……”

“我说老何你咋这么没人性?专找熟人下手啊!”我忍不住打断他。

老何这回抄起一把花生壳砸我,骂道:“你丫就不能消停点听我把话说完?”

“好好好,你说你说。”我一边择身上没躲过去的花生壳一边回应他。

“后来我又跟一个朋友谈,我们有同样的爱好,我们……唉,反正最后还是像你他妈希望的那样分手了。操!让你这么一搅和我都不想讲了。”

“别介啊,接着讲接着讲。来来来,先喝口酒润润嗓子咱再接着讲。”我端起酒杯跟老何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干掉。

老何也有点不太情愿地把啤酒一饮而尽,接着讲他的故事:“我俩分手以后更是老死不相往来,朋友都没得做了。你说明明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啥深仇大恨,分手的时候也平平静静的,为啥分手后就跟有了不共戴天之仇似的连句话都不能说了?操!女人真是看不透。反正从那以后我就明白了,跟陌生人谈恋爱,打死别跟朋友谈,感情这事比六月天还善变还操蛋,谁都没法保证一直好下去。一旦谈崩了,不只失恋,还他妈顺带没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就连见着共同的朋友都尴尬都玩不下去了。不管你朋友是男是女,都千万别动心。”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我忍不住问道:“你还跟男的谈过?”

“滚蛋!我就是打这么一个比方。”老何把我又给他倒满的酒一饮而尽,我连忙陪着他喝了一杯。

“可是我如果不了解一个人我怎么跟人家谈?总不能大街上见到好看的姑娘我就跑过去跟人家说姑娘咱俩搞对象吧?”

“那样我保证不出三天你就得给人家打残废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看到哪个姑娘第一眼觉得非常有眼缘,有好感,那就赶紧下手去追人家,千万别搞什么先做朋友等日久生情这种事,不靠谱。要是发现没共同语言趁早拜拜,千万别混熟了觉得一见如故,谈起来又崩了,最后搞的跟谁欠谁似的,感情没了朋友也没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一眼看见那不是一见钟情吗?全世界六十多亿人口,一见钟情多难呀!还不跟大海捞针似的?”

“狗屁一见钟情!我说一见钟情了吗?我说的是‘眼缘’懂不懂?”

“真不太懂……”说实话我真有点领悟不了老何这高深的概念。

“傻逼。”老何恨铁不成钢地骂道,然后又挑起一串大腰子。他的样子似乎也并不想继续解释这个概念究竟在他那里意味着什么,不过我还是认为那是种一见钟情。

“何哥,既然你说跟陌生人谈恋爱,那有啥跟美女搭讪的技巧没?教教我,指导指导我。”我一副不耻下问、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模样,顺带又敬了他一杯。

这个问题似乎正中老何下怀,他一脸得意的神情,特别矫情地说:“搭讪嘛,可是一门学问……” 然后老何洋洋自得地讲了半天他独特的搭讪技术,其实总结起来无外乎“胆子大,脸皮厚”,老套程度常见于国产影视剧之中,估计他也是从那学来的,根本毫无技巧可言。

听了一半我就对自己的这个问题感到后悔了。不过他那跟陌生人谈恋爱的观点虽然有点扯淡,但我还是有点认同,毕竟失恋痛苦的同时又损失一个朋友这样的双重打击比单纯失恋要厉害得多。

最后,老何跟往常一样又喝多了。老何“造饮辄尽,期在必醉”,颇有五柳先生遗风,据说也正因为如此不止一次跟女朋友闹翻过,具体是哪一任就不得而知了。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阅读相关文章:


8 thoughts on “实践派恋爱理论专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