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和雪

因为它跟贼一样,都是趁着半夜三更悄然而至,天亮之前又悄然离开。贼偷走东西,而雪把东西掩藏在白色之下也仿佛被贼偷走了,所以便有了“贼雪”这么一说。 小时候特别喜欢雪,每到冬天便盼着下雪。早晨起来推开门去上学,如果外面下了一夜的贼雪,便会感觉意外的惊喜。上学的路上专挑没被人踩过的雪地走,留下一排整齐的小脚印。下雪天最开心的事情是打雪仗。下课了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飞奔到操场,没有任何组织,也不分队伍,只要是认识的人便能随便朝他扔雪球,被打的人立即反击,然后其他人再加入战斗,一场混战就此拉开大幕。累了就直接躺倒在雪地里休息,渴了就随手抓一把雪塞进嘴里。那时冬天的雪比现在多,通常都是前一场雪还没彻底融化,后一场跟着就来了。整个冬天基本上就是大人们忙着扫雪,孩子们忙着堆雪人、打雪仗。 现在的冬天干冷,雪少了很多。偶尔下一点,薄薄的铺在地上一层,还没等拍完照发完朋友圈就融成了水。起床晚的人不知道还以为是昨夜下了一场雨呢。对雪的热情也不像当初了,外面下一场雪,顶多是看一眼,然后接着回到有空调暖气的房间里取暖,很少有打雪仗堆雪人的兴趣了。其实也并非完全没有兴趣,只是当你团起一个雪球以后,发现身边居然没有人陪你玩,顿时所有的兴趣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没想到周末会下雪。不过下雪也好,又给了我一个不用出门的理由:外面太滑。这也是我现在不太喜欢下雪天的原因。雪融化后会结冰,结冰就会打滑,然后对出行造成不便;即使不结冰,雪化成水,地上湿漉漉的也不会让人有太多的欣喜感。总之,我现在对雪的感情是这样的:如果我想拍照发朋友圈的时候,来一点;如果我不想,那么还是干冷着吧。 不出门,早饭就得吃前天剩下的面包片。我在一片面包上涂满果酱,然后把另一片面包覆在果酱上。吃着面包我开始回忆雪的味道,却发现怎么也记不起来。太久没有尝过了,味蕾早已把它的味道忘得一干二净。外面的雪,我也不敢尝,都知道现在污染严重,谁敢保证雪里不含着什么有毒的东西。 还没到中午,雪就全部化成了水,看不出一丁点雪的痕迹。 ———–我是小广告分割线———- 另外,帮朋友宣传一下他的微信公众账号:青年,微信号 longliveman 。简单介绍一下「青年」:好青年,不脑残。科普知识,对战谣言,茶余饭后扯扯淡,新闻热点也调侃,争做新时代的好青年。(小声说,回复关键词「美女」有惊喜哦!) 青年微信公众账号 文案写的很烂,考虑到朋友也是理工科出身,还请诸位适当谅解一下。虽然文案烂,但是分享的科普知识都是非常实用的,比如最近的几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青年」,微信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立即关注。]]>


请用真金白银来赞赏
打赏

阅读相关文章:


面包和雪》上有26个想法

  1. 小时候长辈老说“落雪狗欢喜”,大概是嘲笑我看到下雪就兴奋的样子。自以为已经很喜欢下雪了,到了大学,第一次见到广东的孩子看到雪时夸张的表情才知道什么才叫“狗欢喜”……
    如今对下雪已经完全么兴趣了,就担心出门开车别撞了……

    • 这个说法现在很少有人提到了,我也是小时候听长辈说的,只听说过一次,后来我自己都快忘了,今天突然想起来了。刚才Google了一下,好像很多地方都有这种说法。

  2. “我在一片面包上涂满果酱,然后把另一片面包覆在果酱上。”话说现在宅(zha念四声)男都好文艺。还有,青年的头像都换了

林木木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