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漫记

是夜大雨,天气预报诚不欺我。

2016年某个夏夜,我跟老孙突发奇想趁着雨夜去县城下馆子。那晚的雨比今夜的还要大,雨刮器即使开到最大仍然看不清前方的道路。雨滴一片一片地砸向前挡风玻璃,我还生怕把它砸坏了。我俩干脆把车停靠在路边,静坐等雨停。

夏天的雨总是很急,急匆匆地来,急匆匆地下,之后又急匆匆地走。我们选了步行街最东首的一家餐厅,叫什么名字已经忘记了,我唯一记得的是菜特别咸,每一道菜都咸。我打趣地问服务员,厨师是哪里人,口味怎么这么重。后来餐厅送了一个果盘,我们就着西瓜吃完那顿晚餐。


应该是没过多长时间,我们再次路过那边的时候,那家餐厅已经关门大吉。

2017年,也是一场暴雨。雨夜的可见度很差,我跟二狗胆战心惊地行驶在华夏路上,路灯的光线昏暗,我们后知后觉地进入了积水路段。积水深到快没过膝盖了,后退是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开。越往前走,积水越深,好几辆汽车被淹熄火停在积水里,旁边有车经过搅动积水,停住的那几辆车被水冲得摇摇晃晃。

我把车靠着路中央行驶,因为我觉得路中央应该地势相对较高,积水可能会少。迎面一辆大车驶来,大无畏地前进,溅起的水浪直接没过了我的车顶,我们的车彷佛一艘小船被水冲得摇摇晃晃。我屏住呼吸,担心也像前面遇见的几辆车一样在积水里熄火。

有人冒着雨蹚在积水里,不时弯腰在水里摸索。我一边担心车在水里抛锚,一边抖了个机灵问二狗知不知道那些人在干什么。二狗当然不知道,他要是知道的话就不叫二狗了,该叫大聪明了。我告诉二狗,他们是在捞车牌。二狗恍然大悟。

我们最终平安无事地从积水区出来了。停车后,我走到车前突然傻了眼:我的车牌呢?刚刚路过积水路段,车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冲掉了,枉我还嘲笑刚刚在积水里捞车牌的人,没想到我才是那个“大聪明”,现世报来得太快了。

第二天雨停了,我回到积水路段,水还没退去。路边有人拿着捞来的车牌在兜售,我翻了好几个人的也没找到我的车牌。最后我也没找到车牌,不得已去车管所补办了一副车牌。

那次之后我就有点后遗症,看到路上的积水就感觉害怕。

雨还在下,伴着雷鸣闪电。我不喜欢下雨,但我喜欢雨后的天空。小时候的天空永远是蓝色的,没想到仅仅过了十来年,由于空气污染的缘故只有雨后才能看到短暂的蓝天。

希望明天的天空也能湛蓝如洗。


如果爱,请赞赏
打赏

阅读相关文章:


雨夜漫记》上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